在黄金港最大的酒馆「潮风亭」的一个角落里,奇特的二人组合正在喝酒。

「真是不坦诚。赶快承认吧,带着我是正确的!」

这话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男人腻烦地把手伸向下酒菜。那是用晒干的鱿鱼做成的叫做「鯣(鱿鱼干)」的东西。

「闭嘴,小家伙。
 本来,要是你买的情报准确的话,我们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了。」

叼着用火烤制的鱿鱼干的男人——埃斯蒂尼安,眼睛瞪着的对象并不是一个「人类」。

那是拥有白色鱗片的龙族幼体,名字叫做奥恩·凯。

曾经作为「苍天之龙骑士」不断猎杀龙族的男人,和幼龙,为什么会在东方的尽头这里喝酒呢。还是稍微需要说明一下的。

时间稍稍往前回溯。

将在基姆利特战场上陷入困境的英雄救出的埃斯蒂尼安,在将处于昏睡状态的「搭档」送回伊修加德阵中后,没等其苏醒就离去了。

对于只会挥枪杀敌的自己来说,眼前无能为力。不过就在他想着不如返回前线的时候,他听说随着皇太子芝诺斯的撤退,帝国军的活动也沉寂了下来。

那么,做些什么呢——

就在这时,把不经意回到库尔札斯雪原的他叫住的,正是奥恩·凯。这只意外跟人类很亲近的小龙,为了寻找父亲在千年之前就失踪了的伴侣,曾经和那位英雄一起进行了东方之旅。在那个旅途中和埃斯蒂尼安偶然相遇,并一度共同参与了战斗。

然后,奥恩·凯在这次碰见他之后,就要求跟他一起上路。

看起来是在东方旅途中沉迷于冒险,正在寻找旅途的同伴。

「照顾小孩可就免了。」

埃斯蒂尼安冷冷地拒绝了。但是奥恩·凯也没有要放弃的样子。

相反在问了埃斯蒂尼安的年龄后,得意地嘲笑道:「我活得比你长10倍呢,照顾小孩的应该是我才对哈。」

总之,就这样被缠上了之后,埃斯蒂尼安头疼不已。

「虽然我决定放弃苍天之龙骑士的职业了,
 不过久违地来猎猎龙也不错啊。」

埃斯蒂尼安半开玩笑地拿枪指着小龙,然后奥恩·凯高兴地叫起来。

「就是那个!」

奥恩·凯说,他想起来了,在他寻找父亲伴侣的旅途过程中,曾经听说自古以来在东方有一条被信奉的叫做「青龙」的龙。

这条龙一方面被奉为「东方的守护神」,另一方面在部分地区也被认为是「吃人的邪恶存在」。

「我们去对青龙的传闻一探究竟吧!
 如果真的是吃人的恶龙的话,不能就这么不管吧!」

就这样,苍天之龙骑士和幼龙的旅途开始了。

然而,在深入现场多方打探来回收集情报后,他们发现「青龙」只不过是蛇的化身,跟他们所知道的龙族截然不同。

结果,花钱毫无节制导致路费耗尽的一人一龙,陷入了吃饭都成问题的困境。

那么说到为什么会在酒馆吃到酒菜呢,那是因为酒馆的主人看到奥恩·凯后认为他是「吉祥物」而非常高兴,因而以让他招揽客人为条件给他们提供了食宿。

「喂喂,敢说带着我不是好事的话,就不给你烤鱿鱼干了哦!」

虽然得意自大的幼龙说的话听起来让人恼火,不过没有这辣口的米酒没下酒菜可免谈。

「知道了知道了,喂,来点儿火。」

埃斯蒂尼安将鱿鱼干撕开举起来,奥恩·凯吐了一口龙炎。

焦香扑鼻的同时,鱿鱼干被烤的发红。

那么,再喝一口。

酒馆里来新客人,正是这时候。

「欢迎光临~!」

在奥恩·凯活泼地喊出来的同时,埃斯蒂尼安也敷衍地配合了一句。

「欢迎……」

不过,他的话就在这时候突然打住了。

来店的是两个人,都是拉拉菲尔的女性——还见过。

「找到了……!」

穿着桃粉色东方衣物的女性塔塔露·塔露叫道。

另一个风格迥异带着兜帽的女性,可露儿·巴尔德西昂,一瞬间睁圆了眼睛带着漏出的笑意说道。

「听说你离开了龙骑士团,
 可没想到改行做了酒馆的服务员啊。」

也没有答话。

而且更有一股不好的预感。麻烦事的预感。

「再见了,奥恩·凯。
 你在这个店里应该不愁吃喝了。祝你顺利!」

埃斯蒂尼安将包有整套甲冑的麻袋往凶枪上一挑,跳跃了出去。

他通过楼梯井向上跳,在上层的客座啪嗒落地后,立刻朝出口跑去。

背后响起大概误会是街头卖艺的醉客们的拍手喝彩,他跑在夜色下的黄金港中。

而他所朝的方向,是黄金大桥。真是没想到,他还有逃往这座通向限制异国人员进入的紫州方面的桥的时候。

而然后,在半醉半醒间眺望来往于这座夜间大桥的人们的时候,又看到了刚才那两个人。

「前面没有这个许可证的话,可是过不去的哦?」

塔塔露手里拿着不知道什么盖着红印章的文书,轻飘飘摇了一下。

不愧是「拂晓」交际广泛的资金管理人。看来是获得了正式的入境许可证。哦不,问题不在这里,而是为什么往这里逃的行动被看穿了呢。

「啧……」

埃斯蒂尼安立刻向后飞退,向前往海峡的船的桅杆跳去。

麻烦的事情绝对免谈。要是碰到的话坚持也要跑。

然后他所到达的,是可以俯瞰海港街景的黄金阁屋顶之上。

那样就算是「拂晓」也没办法追到这里来了。

然而几分钟之后,他再一次看到了塔塔露她们的身影。她们在提着灯笼的赤诚组队员的指引之下,登上城郭在向这里靠近。

「那些家伙,为什么会知道我在哪里……是采取了什么手段吗?」

是因为产自红州的米酒带来的醉意呢,还是因为他的性格呢。

总之现在变成了紧追不舍的情况。

为了远离缓慢靠近的灯笼亮光,埃斯蒂尼安向下跳到了阶梯上。

「接下来,忍耐到早晨,就坐这个出海吧。」

不知不觉中天空开始发白,迎来了拂晓时分。

等太阳一升起来,他秘密潜入的运输船「黑母衣丸」就会从黄金港出海了。

「逃跑也是没用的……!」

听到这个声音回头看去的埃斯蒂尼安所看到的,果然是那两个人。

就在他思考着接下来要跑到什么地方的时候,对方一名女性突然扶着脑袋踉跄了一下。

「没、没事吧! 可露儿小姐!」

慌张的塔塔露弯下膝盖,向可露儿喊道。

是因为通宵的捉迷藏导致身体不舒服了吗。要是这样的话,就不能说不关自己的事了。

连埃斯蒂尼安也忘了逃走,就在他想关心对方的情况的时候,可露儿又开始忍不住漏出笑声来。

「我可看见了哦……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
 你……相当……噗……」

面向这边的可露儿突然避开视线,抱着肚子,肩膀颤动。

「可露儿小姐,你看到埃斯蒂尼安的过去了吗?」

背后一凉的原来是这件事吗。

被称为「超越之力」的异能拥有者们,时不时可以看到面对的人的过去。自己也在和那位英雄以及伊塞勒的旅途当中,好几次在现场感受过了。

那么,被看到的什么呢。

这个反应,难道说——想到的情节太多了,完全搞不清楚。

但是,被看到的肯定是不堪回首的过去。

「呼……看到什么没看到什么,就暂且放到一边不在这里说了。
 那么,可以跟你谈谈了吗?」

埃斯蒂尼安只有沉默地耸肩以对。

于是他以接受了「拂晓」的工作为代价换得了可露儿的沉默。

这个工作是完成对那位英雄和阿尔菲诺等人查明存在的加雷马帝国秘密武器「黑玫瑰」的调查,并且可能的话将其毁掉这一任务。

毫无疑问,放着那个不管的话,将会危及与帝国军对峙的艾默里克等人,甚至祖国的骑士们。那么这确实可以说是对只会耍枪的自己很适合的任务。

几个小时之后,他站在了前往近东岛国拉札罕的商船甲板上。

在腰上绑着的皮袋子里,塞满了据说是塔塔露在遵照东方传统的冒险中获得的金币。说是给他的活动经费。

「真是的,看来是个麻烦的旅途啊。」

埃斯蒂尼安从怀里拿出奥恩·凯给他的礼物鱿鱼干叼着。

龙烤的鱿鱼干果然很美味。

而另一方面,此时在黄金港的「潮风亭」,幼龙以及两位拉拉菲尔正围在饭桌前。

「那么,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样的过去呢?」

可能是米酒的影响,脸颊微微有些红的塔塔露刨根问底道。

而可露儿绽开如同朝阳初生一样灿烂的笑容回答。

「我,可是一个字都没提看到了他的过去哦?」

被早晨的海风穿过的酒馆内,不一会儿响起了笑声。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