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渡轮扬起风帆,轻轻滑离了岸边,渐渐地驶出了港口。 

阿尔菲诺和阿莉塞站在岸边,与他们的父亲富尔什诺一起目送着那艘渐行渐远的渡轮。他们无比敬爱的祖父——路易索瓦•莱韦耶勒尔,此时正乘坐在那艘渡轮上。 

“离港了……”

望着逐渐消失在海平线上的渡轮,哥哥阿尔菲诺轻声说道。妹妹阿莉塞则只是默不作声地瞥了哥哥一眼,哭了一晚上的眼睛又红又肿。 

兄妹二人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性格却大相径庭。比如在得知祖父要离开他们身边,前往艾欧泽亚的时候,哥哥只是看似平淡地接受了现实,而妹妹则是又哭又闹,毫无保留地宣泄着心中的不舍。不过此时,兄妹二人都不约而同地用力抱紧了胸前的魔导书,小小的身影把这本魔导书称得如此巨大。 

果然,他们到底还是一对双胞胎啊。 

“爷爷有礼物要送给你们,虽然魔法大学的正式通知还没有发下来,这个就当是提前庆祝吧,你们是爷爷引以为傲的孙子和孙女。
这两本魔导书你们每人一本,里面的内容都是互相关联的,要想解读一本书的内容就必须要用到另一本。
现在你们或许还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读懂了。
所以在那之前要友好相处,不要吵架。” 

在踏上旅程的前一天,路易索瓦把这对双胞胎叫到了身边,一人送了一本魔导书。 
两本合二为一的神奇魔导书。这位萨雷安首屈一指的大贤者在自己的孙子和孙女面前,也只是个有些童心未泯的爷爷。 

“谢谢爷爷。”

阿尔菲诺举止得体地接过魔导书,实在看不出他是个只有11岁的孩子。而阿莉塞则显露出与这个年纪相符的态度,毕竟,她的心压根没有放在魔导书上。她在接过魔导书后抬头向祖父问道: 

“爷爷,你真的要走吗?真的真的非走不可吗?”

“阿莉塞,我们已经谈过了,不是吗?”

这对双胞胎是在一个多月前得知祖父路易索瓦要离开萨雷安的。第七灵灾即将降临,为了从这场危机中拯救艾欧泽亚,路易索瓦毅然决然要前往遥远的大地,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阿尔菲诺感受到了祖父坚定不移的使命感,尽管内心有诸多不舍,他也没有表露出来。不过他的父亲和妹妹就不一样了。阿莉塞反对的理由很简单,单纯是因为不舍得疼爱自己的祖父。而富尔什诺则是站在政治的立场上,认为父亲的做法有失妥当。 

双胞胎的父亲富尔什诺是贤者路易索瓦的长子,同时也是萨雷安哲学家议会的重要议员。和其他主要议员一样,他极力避免自己的国家介入纷乱的战争之中。

 在加雷马帝国侵占艾欧泽亚六大城邦之一的阿拉米格时,正是富尔什诺一派率先展开了和平交涉,只可惜加雷马帝国没有做出他们期待的回应。而在交涉失败后,他们又提出了另一个远离纷争的议案:放弃建立在艾欧泽亚境内的殖民城,远离这片受到战火威胁的大地,也就是所谓的“大撤退”。在经过5年的精心准备之后,所有市民一举回到了位于北洋群岛的祖国。 

第六星历1562年,位于龙堡内陆低地的萨雷安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座空城。当时的阿尔菲诺和阿莉塞还都是只有1岁大的婴儿,并不记得被父亲带回到祖国避难时的场景。 

“父亲,战争是野蛮人的行为。”

借着阿莉塞挑起的话头,富尔什诺再次开始劝说自己的父亲。 

“智者善避危……我们萨雷安人只要作为历史的观察者就好,没有必要参与到战争中去。
积累知识,传给后世……这样才能促进人类的进步。” 

“我的想法是不会改变的,富尔什诺。
顾虑自身的安危而见死不救,这是懒惰和不仁。
我们既然自诩为进步人士,就应该以身作则。
当然,我理解你不想让孩子们或是人民卷入战火之中的担忧,所以我不会责备你,也不会劝说其他人回到艾欧泽亚。
我们只要以自己选择的方式,守护住各自珍视的东西。” 

双方各执己见,谁都不肯让步。这种谈话在这一个月以来已经展开了无数次。这次也并不会有什么改变。 

阿尔菲诺和阿莉塞都是非常聪明的孩子,甚至被誉为神童。他们小小年纪就掌握大量的以太学、历史学、博物学知识,在11岁就双双考上了萨雷安魔法大学。 
所以他们虽然年幼,但此时也能够理解双方各自的观点。阿尔菲诺明白父亲论点里的逻辑,也感受到了祖父做出的选择之中所包含的正义。所以他最终选择尊重祖父的决定。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他清楚自己尚无能力帮助祖父,并因此感到不甘。 

阿莉塞的态度则大不相同。她的头脑并不比哥哥差,心里也十分理解当前的情况。不过和总爱装成熟的哥哥不同,阿莉塞知道自己还是个孩子,也使出了孩子才能用的手段——撒娇打滚,就是不让祖父离开。甚至还迁怒到了哥哥。因为都这个时候了,哥哥竟然还是一言不发。 

亲密无间的双胞胎之间产生了第一道裂痕。 

在祖父踏上旅途之后没过多久,便迎来了改变命运的日子。 
那一天,魔法大学的学生和教授都围挤在学校的天文台上。阿尔菲诺和阿莉塞也在其中。大家轮番凑到巨型望远镜前,争相观测卫月。 

“卫月碎掉了!”

坐在观测席上的阿莉塞突然惊叫出声。
虽然他们所能观测到的天空并不是很清晰,但还是能看出一个深红色的轮廓分裂开来。

“碎了?!在空中?!没有落地吗?”

“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办到的?”

在场的一些教师和学生十分惊讶,同时也感到喜悦兴奋。 

“爷爷成功了!”

阿莉塞转向哥哥兴奋地喊道。他们一直在通过熟识的贤人于里昂热了解祖父的动向。所以他们知道,此刻祖父正站在加尔提诺平原之上,阻止那颗血红的卫月坠落。 

但是阿尔菲诺并没有表现得很激动,他通过望远镜继续进行观察。虽然大量的烟雾和粉尘扭曲了光线,他无法看清具体的情况。不过在卫月所在的位置上出现了大量的光辉,仿佛天空落下的光之泪。 

“那些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月的变化扰乱了以太的流动,通讯贝网络在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彻底瘫痪无法使用。
为焦急的二人带来真相的,是几周后于里昂热给他们寄来的一封信。 
“卫月破碎,从其内部出现了黑色的蛮神,愤怒的蛮神喷出炽热的火焰肆虐于艾欧泽亚各地。恩师坚持召唤出了十二神的力量……最终,蛮神消失了,艾欧泽亚获得了救赎。” 
原本是值得庆祝的一封信,却用最后一句话将二人心底的希望彻底扑灭了。 

“我的恩师路易索瓦,在加尔提诺平原化为光辉,结束了他生命的旅程。” 

阿尔菲诺颤抖着肩膀,搂着嚎啕痛哭的阿莉塞,眼泪止不住地划过脸颊。 

5年的时光飞逝而过。 
一艘渡轮扬起风帆,轻轻滑离了岸边,渐渐地驶出了港口。 
阿尔菲诺和阿莉塞站在甲板上,父亲富尔什诺在岸边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继承了贤者路易索瓦血脉的双胞胎,此时变成了乘船的人。 
他们二人已经顺利地从魔法大学毕业,16岁的年龄已足以规划自己今后的生活方式。尽管父亲再次对家人的离开表达了反对的意见,但看到他们已经下定了决心,父亲最后还是妥协了。 

“离港了……”

阿尔菲诺轻声说道,如同5年前目送祖父离开时一样。 

“是啊……出发了!
向着爷爷想要拯救的艾欧泽亚!”

这次,阿莉塞有力地对哥哥做出了回应。 
阿尔菲诺十分清楚,兄妹二人的想法并不一致。但是,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把那本魔导书别在了腰间,此时的魔导书看起来已经没那么大了。 
果然,他们到底还是一对双胞胎啊。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