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与桑克瑞德相遇,是阿希莉亚12岁时的事了, 
他那时17岁。虽然两人之间只相差5岁,但在少女的眼中,这名青年已经是一个十足的大人了。 
第六星历1562年,阿希莉亚随父亲来到了沙漠之都乌尔达哈。
作为双重间谍,父亲行事历来小心翼翼,这次在进城之前也一直在叮嘱年幼的阿希莉亚凡事都要谨慎低调。
可结果,最后令她在异国他乡失去父亲的却并不是帝国的特工,而是一只“意外”的古菩猩猩。

如果不是温柔善良的芙•拉敏收养了她,阿希莉亚大概会一生都活在阴影之中吧。她像母亲一般将她抚养成人,用自己的爱补上了少女失去父亲后心中的空洞。 
事发之时偶然在场的桑克瑞德也为她提供了很多帮助,尤其是为她起了一个新名字。
一来可以完全开始新的生活,同时也避免了父亲的身份暴露带来的节外生枝。
特务人员可能会去寻找间谍的女儿“阿希莉亚”吧,但是谁会去关心一个失去爱人的猫魅族女子为了填补空虚而收养的难民女孩“敏菲利亚”呢?
然而一名四处流浪的吟游诗人并不会永远停留在一个地方,桑克瑞德总是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开。
但只要来乌尔达哈工作,他就一定会来看望她。 

“敏菲利亚!虽然有点晚了,但我给你带来了生日礼物。”

18岁,当她已经完全习惯了“敏菲利亚”这个假名的时候,这位“大哥哥”送给了她一把秘银短剑,同时还交给了她一封信,一封后来改变了她一生命运的信。 
寄信人名为路易索瓦•莱韦耶勒尔,那是一个从未听过的名字,她感到一丝诧异。但她直至今日也清楚地记得,那优美的手写体签名是多么打动人心。 

“写这封信的是我的恩人,
他在利姆萨•罗敏萨拯救了我,让我从一个浪子变成了一个正经人。”

“正经人?
我头一次听说到处拈花惹草的流浪诗人也算是正经人呢。”

听到挖苦的桑克瑞德只是耸了耸肩,并催促她赶快读信。于是敏菲利亚只好打开信封开始阅读内容。然而第一句话便让她呆住了。 

“你好像能看到别人的过去是吧?”

敏菲利亚从1年前开始确实能够看到一些幻象,过去的事情会突然在她的脑中回放,耳畔也会响起如同在引导她一般的低语。由于怕养母担心,所以她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过芙•拉敏,但在上一次见这位浑身谜团的“大哥哥”时,她却委婉地向他提起了幻视的事情。 

“桑克瑞德!你竟然把我的事告诉了别人?!”

桑克瑞德轻易向他人泄露了自己的秘密,为此敏菲利亚十分生气,然而桑克瑞德却以从未有过的认真神情说道: 

“抱歉,敏菲利亚。但我的恩师是萨雷安首屈一指的贤者,他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你不要生气,先把信读完。”

事实证明,桑克瑞德那时的判断是正确的。 
从这封来自贤者路易索瓦的信中,敏菲利亚知晓了自己所拥有的能力叫做超越之力。
据古老资料记载,每逢灵灾临近,就必会出现拥有超越之力的人。
例如在第六灵灾的大洪水中拯救众生的十二贤者,还有更久远的古代英雄们,都是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
然而古书中记载的不一定就是真相,事实有可能被润色、被改写、被扭曲。
可关于超越之力,资料中记载了其一种表现形式,那就是回溯过去。路易索瓦的信中也提及了这一点。 

“你是认真的吗?”

读完信件,敏菲利亚向桑克瑞德问道。

“当然了,我和恩师都是认真的。他认为我们即将遭受一次新的灵灾,而你的力量是从灵灾中拯救世界的关键。”

接着,桑克瑞德向敏菲利亚吐露了实情。他是路易索瓦率领的“救世诗盟”的一名成员,他们为了抵抗加雷马帝国的侵略而在艾欧泽亚展开活动。最让敏菲利亚惊讶的是,在当年那次“意外”发生的时候,桑克瑞德也是因为任务在身才来到了乌尔达哈。 

“当然,我们并不会因为你拥有超能力,就逼迫你去拯救世界。我们只是想将这力量的意义告诉你,让你仔细思考一下它的用途。”

从这天起,敏菲利亚开始与贤者路易索瓦有了书信往来。与此同时,她也开始解读各种古代文献,调查何为超越之力,思考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后来,她得出了自己的答案,决定把同样拥有超能力的人聚集到一起,创建一个探讨如何正确使用这份力量的组织。 
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路易索瓦后,路易索瓦也表示了赞同,但同时也对敏菲利亚提出了忠告:“人类从本能上惧怕并排斥拥有奇异力量的人。在聚集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时,千万不要让他人感到恐惧。”敏菲利亚听从了贤者的教诲,将组织伪装成了一个平凡宗教组织,以调查艾欧泽亚十二神奇迹为主要活动。十二迹调查会就此诞生。 

此时敏菲利亚20岁,虽然她还是一个经验尚浅的年轻人,但由于有路易索瓦和救世诗盟的贤人们在背后支持,她的新组织可以说是发展得一帆风顺。优秀的人才与超能力者渐渐聚集于她的麾下,组织也开始了一些简单的活动。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第六星历1572年。加雷马将军奈尔•范•达纳斯的陨石计划曝光,天空中的卫月逐渐落向艾欧泽亚。路易索瓦为与艾欧泽亚各个城邦的首领会晤而造访乌尔达哈,并来到了位于城邦之内的沙之家。 

“路易索瓦大师,很荣幸终于见到您了。虽然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吧。”

“是啊,但是用初次见面来打招呼的确有些奇怪。”

路易索瓦笑了笑,他的神情更像是在和孙女说话的慈祥老爷爷。可他随后带出的话题,却无比的沉重。 
为了阻止卫月坠落,路易索瓦认为需要召唤艾欧泽亚十二神降临才能够实现。可这一做法与蛮族召唤蛮神属于同一性质,搞不好所有艾欧泽亚人都可能会被十二神精炼。于是他想出了一个新的方法,那就是仅仅引出十二神的力量,但不让他们变成实体。目前只有这位贤者亲自出马,才有成功的可能。 

“这听起来需要掌握力量的精密平衡,您真的能做到吗?”

“或许会失败吧,不过你可以放心,十二神绝无机会现身。”

贤者的语气很沉重也很坚决,他对敏菲利亚解释了应急方法。

“不!您不能那么做!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面对绞尽脑汁思考其他方法的敏菲利亚,路易索瓦只是静静地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你心疼我这把老骨头,就代替我承担一项工作吧。”

路易索瓦托付敏菲利亚,在自己死后将失去盟主的救世诗盟与十二迹调查会合二为一,在此基础上成立一个新的组织。 

“请等一下,路易索瓦大师。我无法取代您的地位啊。我们应该找其他人来一起思考其他方法!”

“他们要思考的东西已经很多了,这件事就作为我们之间的秘密吧。”

贤者紧握敏菲利亚的双手,真切地说道, 

“这项工作的确很痛苦,但我希望你能够理解。
不过你绝不会是孤独一人,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同样拥有‘超越之力’的人,在光之意志的引导下出现在你的面前。
所以你不要绝望,无论是怎样的黑夜,都必定会迎来日出,拂晓的光芒必将普照大地。”

数日后,贤者路易索瓦与艾欧泽亚同盟军一起踏上加尔提诺平原的战场,再也没有回来。 
第七灵灾之后,敏菲利亚与桑克瑞德再次会面。他们召集了十二迹调查会和救世诗盟的幸存者,并将路易索瓦托付给自己的构想告知给众人,参加者没有一人提出反对。 

“‘拂晓血盟’,这就是我们新组织的名称!”

那以后的5年,为了继承路易索瓦“拯救艾欧泽亚”的遗志,敏菲利亚在沙之家为拂晓血盟的工作费尽心力。每当遇到困难时,她便会抬头注视挂在墙上的天命杖碎片,心中暗暗回忆贤者对她说过的话。终于,路易索瓦的预言变成现实的日子到来了。 

敏菲利亚,27岁。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再次到来的光之战士。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