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死伤者的鲜血为加尔提诺战役划上了句号。成千上万的卫月碎片散落在四处,土壤肥沃的平原变成了一片凄惨的荒地。嘉恩•艾心中暗暗想到: 

“七狱之下也不过如此……”

“嘉恩•艾大人!我们发现了幸存者!”

嘉恩•艾•神纳的思绪被打断,回头寻找喊声的来源。只见不远处一名双蛇党士兵正激动地挥舞着染血的手臂,身上的军装已经满是泥泞。

“在这里!在魔导装甲的残骸下有呻吟声!”

嘉恩•艾快步跑向黑色的残骸,真的听到了微弱的声音。不过她心中感到有些疑惑:

“我们的人怎么会被敌人的魔导装甲压在下面?”

然而目前最紧要的是拯救幸存者,于是她暂时放下了心中的问题,命令五名士兵合力推开装甲的残骸,并嘱咐一定要稳妥行事。 
然而,出现在残骸之下的人并不是双蛇党的士兵,甚至都不属于艾欧泽亚同盟军。 
身上与魔导装甲相同色系的军装让人一眼就认出是加雷马帝国的人。他的腹部还在流血,稚嫩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地母神保佑……他还只是个孩子……”

嘉恩•艾注意到他并没有第三只眼,看来应该是从行省强行征兵带到艾欧泽亚来的,

“加雷马竟然会把这么小的孩子送上战场……”

“他好像还活着……我们干脆……”

一名高大的精灵族士兵站了出来,同时拔出了翡翠色的剑。 

“请住手。”

嘉恩•艾制止了那名士兵, 

“战斗已经结束了,他现在只是一个受伤的少年。你们不能杀害没有反抗能力的人,让鲜血染脏自己的手。”

士兵虽然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退了回去。嘉恩•艾举起了爱杖狱门之键,并集中精神念诵咒语: 

“圣洁的生命之风啊,治愈此人的伤势吧……”

喃喃低语般的咏唱唤来了柔和的清风,将倒在地上的年轻人包裹起来。年轻人因痛苦而绷紧的脸明显地放松下来。 

“这样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但还不能大意。把他抬到后方去,让他静养一段时间吧。”

“遵命!”

双蛇党的士兵们把那名筋疲力尽的年轻人抬走了。 
之后,嘉恩•艾又拯救了多名负伤者的性命,此时是敌是友已无关紧要,战场上的每一个生命都渴求救助。然而,战死者的数量却远远超过幸存者。 
嘉恩•艾看着满地的尸体感叹: 

“牺牲了这么多的生命,却依然没能阻止第七灵灾发生……”

自从加雷马帝国攻陷阿拉米格之后,森都格里达尼亚成为了距加雷马领地最近的城邦。身为代言元灵的幻术皇、城邦的领导者,嘉恩•艾自然要做好一切防范于未然的准备。当初便是她率先与利姆萨•罗敏萨及乌尔达哈接触,并提议组建同盟。同时为了阻止灵灾降临,她亲自带领士兵奔赴战场。尽管她从未希望自己的人民参与到任何战争与冲突中去,但如果情况紧急,她也会尽全力履行自己应尽的职责。可结局却并不尽人意,落下的卫月中出现的“黑暗蛮神”将整个世界烧成了一片废墟——第七灵灾终究还是降临了。 

战争结束后,嘉恩•艾依然留在了加尔提诺,她一边带领大家搜索并救助幸存者,一边在不断反思自己是否做出了最佳的判断。她当然也很担心故乡格里达尼亚,不过那里有她的弟弟和妹妹——“幻术三皇”的其他两人,同时还有很多经验老道的法师在。正因为相信他们会竭尽全力处理好国内的问题,她才可以一直留在战场,履行自己身为领导者应尽的职责。 

连续数日不眠不休,嘉恩•艾确实带领部队拯救了很多残存的生命。可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幸存者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少,甚至出现了搜索小队一无所获的情况。将士们渐渐急躁起来,他们是为了拯救幸存的同伴才坚持至今,可面对如今的微小收获,他们开始担心起国内的家人,渴望回国的声音越来越大。 

“就快要到极限了……”

嘉恩•艾召集部队中的高级军官,下令部队做好撤退的准备。不过随后,她又自己一个人再次前往战场遗迹。 

“我还有一个没完成的任务。”

她心中默想。其实从决定留下来的第一天起,她就已经清楚自己有一个额外的目标了。不过救助行动太过繁忙,导致她实在无法抽身。现在终于有时间了,她循着记忆的影像,依靠空中残留的以太,花费了几个小时在荒凉的大地上徘徊……终于找到了目标。 

“啊……太好了。”

在死灰般暗淡的岩石背后,一根已经折断的幻杖静静地躺在那里。 
那是路易索瓦大师的天命杖。虽然嘉恩•艾自己也不清楚这根幻杖的详细历史,但角尊天生对魔法感觉敏锐,即使现在天命杖已经折断,她也能感到其中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贤者路易索瓦已经不可能生还了,可至少要将他的遗物带回去,交给继承其遗志的人。在这一念头的驱使下,嘉恩•艾终于在撤退前成功找到了这把幻杖,这让她不由得感谢起了命运,甚至觉得是贤者路易索瓦在冥冥之中引领了她。

日后,嘉恩•艾回到了格里达尼亚。在巴哈姆特肆虐之时,格里达尼亚并没有逃过一劫,城内外也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不过让她放心的是,国内的人民已经从恐慌中恢复了精神,开始重建自己的家园。在查看重建工作的过程中,她再次见到了来自萨雷安的朋友,两位“救世诗盟”的成员。 

嘉恩•艾走近他们轻声打招呼: 

“伊达、帕帕力莫……”

她好像有很多话想要说,却完全找不到合适的言辞。于是她只能递出一个由刻木匠行会制造的紫檀木箱,并轻轻点头示意。 

“这是给我们的?你太客气……”

伊达的笑容在打开盒子的时候僵住了。 

“大师……他、他们说……可我……”

泪水从伊达的面具下流了下来,这个平时就很活泼好动的女孩在表达悲伤的时候也很直接。而她身边一向沉着冷静的帕帕力莫也无法自已,泪水仿佛断了线的珠子落个不停…… 

片刻后,帕帕力莫首先冷静了下来,并开始为嘉恩•艾讲述“天命杖”的来历。这根幻杖的杖头由“石板”和“角笛”制作而成,“石板”是古代传承下来灵物,有着独一无二的灵力,而“角笛”更是萨雷安传说中的秘宝。贤者路易索瓦曾经说过,要召唤十二神降临,天命杖至关重要。 

“虽然它已经坏掉了,但是没有被其他人拿走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帕帕力莫对嘉恩•艾说道, 

“尽管除了路易索瓦老爷子之外大概没有人能再使用它了吧,可万一落到了心存歹意的人手中,不知会发生什么灾难……”

“嘉恩•艾大人,谢、谢谢。”

伊达也冷静了下来, 

“可、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能是担心伊达再次激动起来吧,帕帕力莫接过话头:

“大人,您已经平安归来,我们也就可以放心地离开了。我们已经决定了,要建立一个全新的组织。”

两位贤人告诉了她刚刚定下来的计划,他们决定将“十二迹调查会”和“救世诗盟”结合到一起,构建起一个全新的组织。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和萨雷安的贤人可以共同合作,以贤者路易索瓦一直追求的“拯救艾欧泽亚”为宗旨,着手解决这片土地上残存的蛮神等各种问题。 

伟大的贤者路易索瓦在加尔提诺牺牲了。然而,继承了其遗志的人还留在艾欧泽亚。他们让嘉恩•艾倍受鼓舞,同时也让她下定决心,要把他们积极向上的身影当作榜样。

“无论将来你们遇到什么样的困境,格里达尼亚都会永远支持你们。”

五年过去了,灵灾为艾欧泽亚带来的伤痕虽然还没有彻底治愈,不过各国都已初步回归正轨。 

嘉恩•艾•神纳现在有时仍然会扪心自问:她现在的人生态度,是否能让消逝在加尔提诺大地上的人、让贤者路易索瓦感到骄傲呢? 

“嘉恩•艾大人,到元灵评议会的时间了……”

嘉恩•艾•神纳闻声回头。来人是一个身穿纯白皮甲的年轻人,他是灵灾后创设的幻术皇直属卫兵队“白蛇守护人”的成员,也是她在那个时候从魔导装甲之下救出来的少年。如今少年已经长大了,成为了自己救命恩人的护卫。 

“稍等一下,先陪我一起祈祷吧。”

“好的,大人。”

年轻人鞠了一躬,走到了她身边。

时间可以治愈伤痕,即便相见时立场敌对,也不代表今后无法成为朋友。在为逝去的友人们献上祈祷之后,嘉恩•艾的思想回到了身边的友人及国内的人民上,她决心要为生者们带来“新生”的希望。

嘉恩•艾•神纳走在林荫小路上,踏着透过树叶洒下的阳光,前去履行自己的职责。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