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莫在乌尔达哈王宫的露台目送恒辉队的将士们出征已经是数日前的事了。

 部队遵循自古以来的传统,从东边的札尔之门出发奔赴战场。在乌尔达哈,人们信仰掌管死亡与来生的札尔神,并相信穿过以札尔神命名的大门,就相当于经历了一次死亡,从而可以避免战死沙场。行军的将士们很有激情,然而他们的女王却有些心不在焉地呆站着,甚至都没有听到那激昂的口号声。直到部队的身影消失在荒野的沙尘中后,这位乌尔达哈第十七代国王才肯离开露台。 

在那以后,娜娜莫如同换了一个人。她总是一副神情紧绷、忐忑不安的样子,就连处理政务时都有些漫不经心,甚至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下,侍女们也无计可施。如果是平时,劳班一定会竭尽全力为她排忧解难,可劳班身为恒辉队的总司令,大敌当前之时,他自然会亲率主力部队前往战场。 

“朕马上就要十六岁了,依然还像小孩子一样需要依靠别人……如果朕能得到力量……”

就算心里明白,可娜娜莫还是没有什么胃口,她又是一点东西都没吃便离开了餐厅。在离开的时候,娜娜莫看到了暗处守卫的皮平•塔鲁平——劳班的养子,同时也是恒辉队的军官。 

“身为一名出色的军人,他一定也非常想随军前往加尔提诺吧。”娜娜莫感到一丝愧疚。她心里清楚,劳班命令他留在王宫是希望他能代替自己协助女王。然而从现在的情况看,娜娜莫和皮平都清楚这一决定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焦虑不安的日子如同泥流般慢慢流逝,该来的日子还是到来了。 

“陛下,同盟军主力部队发来通信。他们已经开始交战了。”

娜娜莫此时正在芳香堂会见救世诗盟的贤人桑克瑞德,在听到皮平急冲冲的报告之后,回应却仅仅是一句平淡的“知道了”。皮平见女王没有什么反应,感到有些困惑,但控制自己没有表现出来。桑克瑞德却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陛下,您这样可不行啊。应该更加兴奋一些才对。”

作为乌尔达哈的顾问,桑克瑞德不但可以随意出入王宫,平时态度也总是很随意,不会因为在王宫中就变得很拘谨。 

“您还有引导人民的职责。”

“可朕这种小女孩,能做什么?!”

也许是“职责”两个字触动了娜娜莫内心的痛处,她心中的不满脱口而出。 
不过看到女王发怒,桑克瑞德却露出微笑: 

“看到您还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接下来,我希望您能前往阿达内斯圣柜堂向札尔神的秘石献上祈祷。这是为了让十二神降临,为了拯救艾欧泽亚所必须的举措。”

祈祷……是啊,祈祷……娜娜莫回想起了贤者路易索瓦所说的话。只有召唤十二神,才能把即将坠落的卫月推回天空,避免第七灵灾的到来。所以需要献上大量的祈祷之力。召唤十二神,这才是劳班他们踏上战场的目的。

“就算您只个小女孩,但您是真心忧国忧民……如果您有想要保护的人,那么这份强烈的祈祷定会成功召唤十二神。而民众看到您去祈祷,一定也会跟随您一起献上祈祷。所以,陛下,您准备好了吗?”

片刻沉默之后,娜娜莫开始对自己方才的撒娇胡闹感到羞愧,默默地点了点头,并动身前往阿达内斯圣柜堂,护卫皮平也紧随其后。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女王陛下啊。”

桑克瑞德心中暗想,随即向城市另一边的密尔瓦内斯礼拜堂出发。 

到达圣柜堂后,娜娜莫与皮平单膝跪在那冰冷的地板上,向秘石献上祈祷。她一心一意地祈求双子神纳尔札尔能够拯救艾欧泽亚,守护乌尔达哈,保佑劳班平安归来。她心里也知道,桑克瑞德也在礼拜堂做同样的事。

这一跪长达数小时,外面传来的爆炸声和悲鸣声也没有让娜娜莫停止祈祷。就在混沌包围乌尔达哈之时,受到祈祷的秘石突然开始发光,没过多久,秘石射出一道光柱,贯穿了天际。娜娜莫的直觉告诉她,神明降临了。 

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她在祈祷时仿佛听到了贤者路易索瓦的声音: 

“让艾欧泽亚重获新生……”

当小女王再次恢复意识时,她发现自己倒在圣堂的地板上。她听到圣堂内传来的脚步声,看到不远处的皮平也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娜娜莫站起来后仍然感到意识朦胧,她呆呆地盯着已经不再发光的札尔秘石。突然,一声大喊令她完全清醒了过来。 

“不、不好了!蓝玉大街发生暴动了!市民正在四处哄抢!他们往这边过来了!”

一名纳尔札尔教团的咒术师慌张地冲进了圣堂报告。 
皮平脸上露出一丝惊愕,他向娜娜莫进言: 

“陛下,这里很危险,请尽快移驾回宫!”

“不!人民在受苦,朕不能逃避。”

娜娜莫果断地回答,并站起身环视四周的情况。 
阿达内斯圣柜堂是咒术师的总部,祭司们正在为了避免贵重神具及书籍被暴徒破坏而四处奔走,一个小个子在向其他祭司发出指示。 
娜娜莫认出这个人是圣柜堂的主教,大导师穆穆埃珀。 

“你们听好了,绝对不能让暴徒进入圣堂。他们要是接近了,就用火炎烧他们!”

穆穆埃珀的口气有一些气急败坏。 
听到穆穆埃珀的指示后,娜娜莫满脸愤怒地大喊道: 

“竟然要火烧民众,你这还叫圣职者吗?”

随后,娜娜莫继续说道: 

“守护民众是国王的责任!朕一定会拯救出陷入恐慌的民众!有没有人愿意借给朕力量,一起拯救民众!”

听到女王的决意后,皮平迅速站了出来:

“我愿随陛下一同前进!请将我看做养父劳班的替身,随意驱使!”

紧随其后响应号召的,是在旁护卫的近卫骑士帕帕夏恩,以及咒术师行会的5名青年。 
有些人因太过害怕而瘫坐在地上,还有些人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而四处逃窜,他们甚至都没有看女王一眼。 
即便如此,娜娜莫也丝毫没有动摇。这个临时结成的队伍碰巧仅由7个拉拉菲尔族组成,他们组成圆阵,一边保护着女王,一边向已经成为混沌之地的大街前进。 

蓝玉大街现已变得混乱不堪,暴徒趁乱袭击商店,商人在一旁束手无策;与父母走散的孩童在人群中哭喊,可并没有人去照顾…… 
然而娜娜莫并没有退缩,她大声下令: 

“帕帕夏恩,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在女王的号令下,年迈的近卫骑士用出了骑士的招牌技能“闪光”。

“年轻的咒术师们,向空中释放你们的所有魔法!”

咒术师五兄弟向着天空放出了火炎、闪雷与冰结,不过其中最为吸引暴徒注意力的,还是要属面缠绷带的年轻人放出的巨大火炎旋涡。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之后,娜娜莫看向皮平说道: 

“皮平,将朕举起来!”

小女王面向众多的暴徒大声地喊道: 

“沙漠之都的子民啊!第七次灵灾已经降临!
艾欧泽亚全境都陷入了史上最大的危机!
但是我们现在还活着!而且我们还要活着迎接明天!
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不应该是抢夺他人的财产,
而是应该互相扶持,一起挺过灾难,重建我们的家园!”

看到自己的话起到了一些效果,娜娜莫继续高声说道: 

“想想你们拥送出城的恒辉队吧!
此时此刻,劳班仍然率领他们在加尔提诺平原战斗!
他们是为了什么拼命战斗?当然是为了保护乌尔达哈!保护留在乌尔达哈的你们啊!
难道你们想让他们回来之后,看到自己的家园变成了一片废墟吗?
虽然第七灵灾的降临已经无法避免,但是请大家不要陷入恐慌,不要被绝望吞噬!
随朕一起,治愈这受伤的乌尔达哈,让艾欧泽亚重获新生!”

小小的演说成功制止了暴动,疯狂的暴徒也都镇定了下来。
没过多久,民众开始自发组织救援活动,城内又恢复了秩序。

数日后,恒辉队的幸存者回到了乌尔达哈,他们从掌管生命与现世的纳尔之门走进城内。虽然他们宛如活死人一样毫无生气、疲惫不堪,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有家可归。在乌尔达哈的复兴逐渐走上正轨的过程中,娜娜莫对纳尔札尔教团的大导师穆穆埃珀下达了罢免令,废除了他主教的职位。
虽然身为傀儡的女王其实没有什么权力,但多亏皮平的幕后调查,他们掌握了穆穆埃珀藏有黑钱的证据,并以此威胁教团,最终成功将穆穆埃珀收监。
之后,咒术师行会会长的位子,就交给了前几日为保护娜娜莫挺身而出的那位绷带青年和他的4个弟弟。 
在以后的岁月中,娜娜莫时不时会想起第七灵灾降临之日发生的那些事。

“朕并不是毫无力量,”

她会提醒自己,

“即使是傀儡也能做成一点事。”

她相信自己今后也会去尽到国王应尽的责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