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困住了,”

梅尔维布•布鲁菲斯维因看着远处天灾一般的状况暗暗想到, 

“不过我会找到一条出路。”

为了阻止卫月坠落,贤者路易索瓦制定了召唤十二神的计划。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古老的蛮神巴哈姆特竟然从粉碎的卫月中现身,尽管路易索瓦的召唤计划仍在继续推进,可加尔提诺平原战场上的战线已经支离破碎。 

“传令黑涡团全军,从现在开始取消一切命令。全员自行撤退!”

在经过一番内心的挣扎之后,黑涡团的钢铁提督终于下达了这个艰难的命令。“现在恐怕就连十二神都无法保佑我们了吧。” 一丝绝望在她内心中露出苗头,但是很快就被身负的职责所冲散。想到在场的冒险者们都是为了大义名分参加这场战斗,梅尔维布跨上爱鸟“胜利号”,并高声下令: 

“殿后的工作由主力部队负责。 优先让冒险者的特殊陆战队离开! 
爱因扎尔!我负责指挥主力部队撤退,你去确保退路,并做好接收撤退部队的准备!”

“是,立刻行动。”

爱因扎尔非常干脆地接受了命令。如果是一般的部下,此时一定会上前阻止担下危险任务的提督,而正漩将爱因扎尔•斯拉菲尔辛却不一样,只要是提督沉着冷静下的命令,他都会遵从,不会多嘴,而这也是梅尔维布打心底信任他的原因。 

“我们没有时间浪费在争论上,而且我们大部分坐骑都已经重伤或者死亡了……” 

“咕哎!”

一声清脆的叫声打断了提督的思考,她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坐骑: 

“好姑娘,不要慌。”

她轻声安慰道。

即使从大型狩猎陆行鸟的角度看,“胜利号”的体格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虽然它漆黑的眼眸中多少透着对战争的恐惧,但只要是为了主人,它甚至可以将恐惧扼杀在心中,并用健壮的身体载着梅尔维布奔向战场。然而,它的名字并没能为主人带来胜利,艾欧泽亚同盟军早已溃不成军。 

只要看到慌乱四逃的己方士兵,梅尔维布便会向他们指明撤退的道路。突然,她看到了与撤退的大军行进方向完全相反的一支部队,他们还在对帝国军发动猛烈的攻击。 

“又是他们……”

提督认出了那是由各路海盗势力集结而成的打击陆战队,“总有一些人认为荣耀比胜利更加重要。” 

“你们在做什么!快撤退!没有听到命令吗!”

“撤退?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我们死了多少姐妹吗?我要杀光帝国的走狗!”

回话的是红血圣女团的头领罗丝温,看来她已经被血和复仇冲昏了头脑。梅尔维布想到了那句古老的俗语:“海盗用手中的刀剑流泪,他们的泪水是红色的。”就在此时,帝国的后续部队已经接近了她们。

“该死的!”

梅尔维布从腰间掏出爱枪“死刑”与“歼灭”,将枪口对准敌人。1发、2发,从双管枪中射出的子弹直中逼近的敌方步兵。3发,4发,尽管梅尔维布枪法了得,可无奈寡不敌众,无法脱身。此时,敌军后方出现了比健壮的“胜利号”更为高大的黑色身影——帝国引以为豪的“魔导装甲”。它如同野兽露出自己的獠牙般张开嘴上的装甲,吐出巨大的炮管,魔导加农炮的刺眼光芒向着梅尔维布袭来。“胜利号”在慌乱之中勉强躲开了加农炮这强劲的一击,然而爆炸的巨响令提督的耳朵一时听不见了声音。在恐怖的安静中,梅尔维布感到自己的身体在缓缓倒下,脚下传来温暖的感觉,是血…… 


梅尔维布醒来后首先看到的,是熟悉的船舱的天花板。这里是位于黑涡团旗舰凯旋号后部的船长室。 

“将军!将军!提、提督她醒了!”

卫生兵边大叫边冲出船长室,过了不久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提督,您有些睡过头了。”爱因扎尔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但笑容无法掩盖疲劳。

“我睡了多久?现在情况如何了?”

“两天。”正漩将开始报告,“断罪党的人发现您昏倒在地上,便将您救了回来,可惜您的爱鸟已经阵亡了。后来同盟军在萨纳兰重新集结,乌尔达哈的炼金术士本来打算让您在乌尔达哈静养治疗,不过我拒绝了,我想您不会愿意当一个弃船的船长吧。我们现在在返航的凯旋号上,正在通过梅尔托尔海峡。黑涡团的其他成员随后会陆续乘船返回。” 

爱因扎尔的想法是正确的,梅尔维布总是会把利姆萨•罗敏萨比喻成一艘巨舰,而她自己正是这艘巨舰的船长。身为船长,自己必须在第一时间回国确认受灾情况。 

“红血圣女团呢?罗丝温怎么样了?”

爱因扎尔笑着向提督讲了当时的情况:罗丝温并没有听梅尔维布的劝,依然要坚持奋战到底,最后,平日与其对立的百鬼夜行的头领卡尔瓦兰硬是将她拉上自己的陆行鸟,像是掳走她一般逃离了战场。那华丽的身手简直有如伊修加德的骑士。然而罗丝温对此却感到奇耻大辱,直到现在也不停在骂卡尔瓦兰没出息。 

“还有,撤退时我曾下令让一支部队优先撤离,他们也平安无事吗?”

梅尔维布只是问了理所当然的事,而爱因扎尔的回答却令她意想不到。 

“优先撤离?抱歉,您给我下达的命令只有确保退路并做好接收撤退部队的准备,并没有什么部队优先撤离……”

梅尔维布很惊讶自己的记忆出现了偏差,不过需要尽快处理的问题已经堆积了很多,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小问题上,她也只得接受了这是撞到头部的后遗症的说法。 

接下来的几天中,大小问题接连而至。首先,舰队在威尔布兰德岛近海处救起了很多海上漂流的人,坠入加拉迪翁湾的卫月碎片溅起了海啸,这些人不幸被海啸冲到了海中。随后,他们又发现本应引导舰队的天狼星灯塔上附着了不祥的橙色水晶,变为了一座美丽而又恐怖的废塔。不幸中的万幸是,莫拉比造船厂因神握角海峡挡住了海啸而幸免于难。梅尔维布在那里设立了临时指挥部,将凯旋号及其它残存战舰集结,编成复兴支援舰队,派往各地进行支援。

“我会找到一条出路。”梅尔维布再次暗下决心。

梅尔维布没日没夜地指挥着国内事务,她每天都只有很少的睡眠,不过当她稍事休息时,却总会做出两段奇妙的梦。在其中一个梦境中,她在战场上高声大喊:“殿后的工作由主力部队负责。 优先让他们的部队离开!”而另一个梦境中,她则会骑在爱鸟上低声说道:“好姑娘,不要慌。” 

时光飞逝,有生命得到了拯救,也有生命从此回归星海,虽然战后生活很艰苦,不过人们也逐渐回归了正轨。莫拉比造船厂临时指挥部解体,黑涡司令部再次转移回利姆萨•罗敏萨的上层甲板。今后莫拉比造船厂也将回归自己的本职,为黑涡团建造新的军舰。 

在那些动荡的日子里,梅尔维布自己也做出了改变。她曾经对求助者非常冷淡,现在却变得尽力去提供帮助。她开始为人民宣扬希望和勇气,缅怀加尔提诺战役中牺牲的烈士。这些变化为她赢得了人民的爱戴,然而她仍然总是感到不安。在一个无法入睡的夜晚,梅尔维布一边思考问题一边在城内徘徊,当她停下脚步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间鸟栏之前,鸟栏之中有很多雏鸟发出梦中的低语。 

新船的制造工作已经开始了,为第一艘军舰命名自然是身为提督应有的荣誉。梅尔维布毫不犹豫选择了“胜利号”这个名字,那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再失去当年没有把握住的胜利。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将近一半的市民大举前往莫拉比观赏新船的龙骨制作工程,他们看到提督将新名字刻在船上后发出的欢呼声震撼了加拉迪翁湾平稳的海面,惊得海鸥与渡鸦从桅杆上四处飞散。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