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福尔唐家的佣人,在这里工作差不多到了第5个年头了,在新人们的眼里应该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前辈了吧。不过,在我所侍奉的主人们的眼里,我依然是一个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普通佣人而已。这也难怪,福尔唐家有100多个佣人,光是记住长相就很不容易了。所以我为了能早日让主人记住自己的名字,每天都兢兢业业地投入工作。我相信,只要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就一定会有出头的一天。

与邪龙尼德霍格的决战结束了,不过这仅仅只是新时代的开始。伊修加德放弃了原有的政体,走上了共和制的道路。巨大的变革令皇都内部充斥着不安和慌乱,福尔唐家也笼罩在这浓郁的变革氛围中。几乎每天都有人来到府邸,而我们也需要为设宴招待这些客人而做好充分准备,毕竟这些宴席是各种情报流通的重要场所。来访伯爵府的客人目的都各不相同,有人前来问候继承了伯爵之位的阿图瓦雷尔少爷,也有人前来慰问退居二线之后的埃德蒙老爷。不过也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精明,有一些下议院的新议员大概连新体制的规则都还没完全了解,更别说去玩什么权力的游戏了,这些人恐怕就真的只是来学习新知识的吧。
在这繁忙和慌乱之中的某一天,我突然被菲尔米安总管叫住。

“正好你在这里,我有件事要交给你去做。这件事责任重大,其他人我不放心。”

“好、好的!”

我挺直身板接下了命令。总管简洁明了地对我说明了具体内容,原来是阿图瓦雷尔少爷需要向新议会提交领地所有权的相关资料,但是巨龙首营地的部分没在手边。这部分资料很有可能被保管在了营地那边,所以需要立刻前去取回。我接下任务后,看了一眼窗外。现在还是中午,立刻出发的话大概傍晚就可以到达巨龙首营地。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离开。虽然稍微有点远,不过肯定没错,那是结束了龙诗战争的英雄、传说中的冒险者。TA虽然不是伊修加德人,但却是福尔唐家的常客,我有很多次都想要上去招呼,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便只能远远地仰望了。

“总管大人,那位冒险者大人不是会在这里停留一些日子吗?我刚看到TA又离开了。”

“我得到的消息是TA准备进行一次追忆之旅。更详细的情况就不是我们需要知道的了。”

看来即便是英雄,也会有许多需要回顾的事情啊……我一边想着,一边赶快收拾好东西出发了。


到达巨龙首营地时,西方的天空刚刚被染成红色,和预想的时间差不多。我对当地的骑兵说明了来意并取得了许可,之后便开始寻找所需的资料。可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当初管理这里的奥尔什方少爷看来不是个特别喜欢整理的人,他的指挥桌抽屉里散乱地放着各种资料,但偏偏没有我要找的权利书。我又在兵营和营地内的一些可能存放资料的地方找了一遍,但都没有发现。最后,我只能与府里联系,决定暂时留在这里几天,彻底搜寻一下。

然而连续几天都没有什么结果,我感到有些着急,准备再次彻底检查一下奥尔什方少爷的房间。虽然在已故的主人房间翻箱倒柜多少会有些冒犯,但如今找不到资料的焦急感更胜一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屋子里的灯光就好像我焦虑的内心一样昏暗地跳动,就在快要自暴自弃的时候,我突然察觉到书桌的抽屉是有夹层的。我充满期待地打开隐藏的夹层,果然,一份资料工整地躺在那里。

“战争神保佑!”

我立刻拿出这捆资料,翻看着里面的内容……没错,我要找的就是这个!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我也深深呼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夹在资料中的一个信封滑落了出来。我赶忙捡起来查看了一下,但信封上并没有写收信人,而且也并没有用蜡封口。如果里面是和权力书相关的内容就需要一起带回去,以防万一,我取出里面的信纸开始查看内容。

……瞬间,我僵在了原地。这是一封信。是已故的奥尔什方少爷,写给他一位朋友的信……

在摇曳的微弱灯光中,信纸上的文字静静地描绘出了往日的回忆。


亲爱的挚友

愿你一切安好。
数日前,你和阿尔菲诺阁下在得知龙族即将再次袭击皇都之后踏上了前往西方的旅程。我无从得知你们现在身在何处,想必这封信即使发出去也不可能送到你的手中,所以就权当是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吧。每次我凝望那遥远的苍穹,就会在心里祈祷,希望你们的旅途能够平安无事。所以我决定在纸上写下一些心中的话,如果以后你有机会看到这封信,请当成是我的一时冲动和任性吧。

该从何写起呢,还是先让我问你一个问题:我邀请你到伊修加德,对于你来说是一件幸事吗?还是说,这里原本只是你逃亡中的一个落脚点,可没想到又被卷入了其他的战斗中,正在后悔当初的决定。不过以我对你的了解,即便真的心有不满,你也会挺身而出战斗到底,这令我感到既敬佩又痛心。

不过对于我来说,你能来到伊修加德,我从心底里感到高兴和感激。因为我可以有更多机会接近你,从最近的距离欣赏你飒爽的风姿……最重要的,是可以和值得信赖的友人共同奋进、并肩战斗。每当想到这一点,我都兴奋得无法自已!

在你们逃离乌尔达哈到达巨龙首营地的那一天,我看到你们失落的样子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雪之家”可能不是一个好笑话,我当时只是想帮你尽快振作起来,希望你没有觉得被冒犯。为了不让拂晓的灯火熄灭,我也认为必须保住你们这些幸存的火种,于是我前去向福尔唐伯爵——向我的父亲请命,希望能允许你们进入伊修加德。

老实说,我不太擅长和父亲相处。
请不要误会,他是一个善良而正直的人,我对他也没有丝毫恨意。我的母亲一定也是因为他品行出众才会爱上他。母亲的离开,可能也是为了保全父亲的声望,因为双方的身份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她甘愿为了父亲而牺牲自己的生活。我相信父亲也是爱着母亲和我的,只不过我们从来都没有机会将这份感情传达给对方。这也是我成为骑士的动机,只有作为福尔唐家的骑士,我才知道该怎么和他交流。

在听到我的请求时,父亲有些犹豫。虽然他一直以来都在积极地支援开拓团和拂晓的活动,但接纳正在被通缉的人物不是一件小事,作为家主,他不得不小心谨慎。但我仍然没有死心,而是继续请求,看到我如此执着,父亲便询问我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于是,我把和你相遇后的点点滴滴,以及我心中的想法统统讲给了父亲。虽然其中有一部分甚至算不上什么理由,但每一件事对我来说都是无可替代的珍贵回忆,如同宝石一般闪耀着光辉。我觉得要说服父亲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他知道,我的朋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及我是多么想要帮助我的朋友。我向他讲述了你是如何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如何无私无畏地帮助他人。最后,我告诉他我坚信你是被人诬陷的,所以为你提供庇护绝对不可能是错误的选择。

现在回想起来,我好像是第一次和父亲说那么多话。
听我说完,父亲一言不发地看着我,之后对我说:“让我考虑一晚。”

之后的事你也都知道了。
也托了你的福,我比之前稍微期待回到伯爵府去了。然而你平时基本都不在,我只能听府里的人说你又出门去做什么事了,不是去进行新的冒险,就是又给自己揽了什么麻烦事。每次听到这些我都会陷入沉思,一方面是期待听到你那些新奇的冒险经历,另一方面则是担心你是不是被卷进了我国的纷争之中。所以我决定时刻准备好小酒,只要有机会,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尽情畅谈,无论是分享见闻还是发泄抱怨。

挚友,我对你有着完全的信任,没有丝毫怀疑。

我相信不管是什么样的困难,都不会将你击倒。

不仅仅是这次旅程,将来,无论你会走向何方,都不会被挫折击溃。
即使有独自一人无法跨越的障壁,但只要你有心前进,就一定会有人向你伸出援手。
就像此时此刻的我一样。

黑夜过去之后,拂晓必将来临。
希望苦尽甘来的你能够露出非常棒的笑容。

愿旅途平安。

——奥尔什方•灰石


第二天,我拿着奥尔什方少爷的信奔向营地外的雪地。
在启程返回皇都之前,我得知那位英雄也来到了巨龙首营地,据说稍作停留后便去了营地北边。
TA一定是去了那里……

我在路上狂奔,虽然有好几次都被这厚厚的积雪绊倒,但我依然拼命地奔跑。
TA一定还在回顾过去的旅程,那我必须要把这封信交到TA的手中,一定要让TA知道这场旅程是怎么开始的!

远远地,我看到了英雄的身影,于是放缓了脚步。
正当我想要大声喊出TA的名字时……却没有发出声音……英雄只是静静地在凝视着奥尔什方少爷的墓碑。虽然我们离得还很远,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看到TA在微笑。莫非……TA其实早就已经知道这封信上所写的事情了么。虽然毫无根据,不过我觉得奥尔什方少爷寄托在这封信中的心意,可能早就已经传达过去了吧……

就在我稍微有些放松的时候,一阵风突然吹来,吹飞了我手中的信。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封信被吹向雪原的空中,轻轻飞舞着飘向了远方。就好像是在被谁引导着一般,越飞越高,最终在碧空的艳阳下消失不见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