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阿莉塞来说,莱韦耶勒尔这个姓氏十分令她自豪。
莱韦耶勒尔家族是萨雷安的名门,在历史上诞生过多位著名人物。不过,最让阿莉塞自豪的,是她的祖父路易索瓦•莱韦耶勒尔——萨雷安无人不晓的著名学者,也是在第七灵灾中拯救了艾欧泽亚的伟大贤者。身为贤者的孙女,阿莉塞从幼少时就一直不断地打磨自己,上学时也不懈怠,成绩一直十分优异。不过,虽然在家境良好、教育严格的环境下长大,她的性格却是十分自由奔放,而且也时不时会说出一些辛辣的话来,经常令周围的人感到有些反感。可能是因为有一个优秀的哥哥在,她的心里多少产生了一些反抗的情绪吧。由于阿莉塞效仿的路易索瓦本身也是一个自由奔放的人,所以周围的人尽管略有微词,但也并没有对她的言行施加多大的压力。

在阿莉塞的学业结束之后,她为了亲眼见识一下祖父用生命守护的大地,毅然来到艾欧泽亚。可是在这里,她发现眼前的现实与自己的想象相差甚远,一度有些失望。不过在经历了若干奇遇和自我反思之后,她决心以自己的力量对艾欧泽亚来一次完整的巡游。只身一人,没有哥哥和随从,也没有同行的冒险者,亲身到各处去感受这片大地上的人与事。

现在,阿莉塞的旅程到达了萨纳兰地区。这里的白天十分炎热,走不了多久就会令人感到口干舌燥,为了补充水分,她进入了路边的一家小酒馆。刚一进去,就听见有个男人用粗野的声音大吼:“胡扯!”她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女和身材高大的壮汉正在争执。虽然少女言辞坚定据理力争,却导致壮汉变得更加暴躁,他气势汹汹,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付诸武力的样子。

阿莉塞叹了口气,幼稚的争执和野蛮的行径是她最讨厌的东西。但她同时也想到了祖父说过的话:“顾虑自身的安危而见死不救,这是懒惰和不仁。”她想,如果祖父在场,大概不会袖手旁观吧。

“天这么热你们还有心情大声嚷嚷。闭嘴还是被我轰出去自己选一个。”

阿莉塞冰冷的声音让争执中的男人和少女不由得一起转头用惊讶的目光看向她。
这就是阿莉塞和艾默莉的初次相遇。


据艾默莉所说,当时商队原本雇佣的冒险者护卫契约到期了,还没有找到新的护卫,而那个壮汉则是商队的客户,想要趁机用暴力威胁来压价。她觉得阿莉塞十分有魄力,想请求阿莉塞担任商队的新护卫。艾默莉还强调说,她的商队虽然只是那种随处可见的在都市和村庄之间巡回做生意的普通商队,但他们熟知各地的地形,知道很多近路,可以比其他商队移动得更快。艾默莉的坦诚打动了阿莉塞,这可能是感受世界的绝佳机会,于是她同意了。

在同行的日子里,阿莉塞学习商队的生活方式,倾听他们的谈话,观察他们使用的道具,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感到十分新鲜。艾默莉似乎总能够察觉到她对什么感兴趣,然后便会微笑着为她讲解。但这样的对话总会以阿莉塞觉得自己被人看穿感觉不好意思而结束。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
有一天,商队来到了锥峰原山脚旁的一个村庄。这里虽然和熙熙攘攘的乌尔达哈不能比,但从往来人群的数量上可以看出这座村庄也充满了活力。虽然在前;来这里的途中,阿莉塞的工作顶多也就是赶走挡在道路中央的山羊群。但当看到所有的篷车都平安到达村庄时,她还是不禁松了一口气,同时在心里默默决定以后要对担任护卫的人更好一点。在其他人干活的时候,阿莉塞一般都只是站在附近看着买卖商品的人,不过今天没看多久艾默莉便跑了过来。

“今天真的非常忙。阿莉塞也过来帮忙!”

“哎?!可是我不懂这些……”

还没等阿莉塞拒绝,艾默莉就强行拽着她到了开店的广场。期待已久的村民们已经聚集在了简易露天商店前,开始挑选心仪的商品。阿莉塞看到这幅景象,不由得后退一步。如果在场的是她的哥哥,想必很快就能够融入群体,跟人谈笑风生吧。但是很遗憾,她这个妹妹和哥哥正好相反,对这种场面束手无策。阿莉塞试图离开这里,但马上就被艾默莉抓住了。

“我之前告诉过你价格吧,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你说得倒是轻巧!等等,艾默莉!”

还没等阿莉塞抗议,艾默莉就马上和下一位客人谈起了生意,阿莉塞只得把话咽回肚子里。就在这时,一位中年妇女将布料拿到阿莉塞面前问她价格,阿莉塞不得不认真地回答顾客的问题。艾默莉在旁边瞥过一眼,不禁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容。看到眼前这热闹的场面和活跃的客人,阿莉塞叹了一口气:“看来是逃不掉了……”


在阿莉塞等人的努力下,这一天商队的生意相当红火。到了晚上,商队来到村子角落里的一个老旅馆里入住。阿莉塞和艾默莉同住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阿莉塞坐在两张并列的床的一边,读着之前在乌尔达哈买的咒术相关书籍。这是她从学生时代起就养成了的好习惯,每天晚上坚持读书,并记下新学到的知识当作日记,如果有可以尝试的东西就第二天早起进行实践。不过今天白天的工作实在是太累了,还没有习惯这种强度的阿莉塞仅仅读了几行字就困得不行。在艾默莉商量完第二天的行程回到房间时,她几乎已经快睡过去了。看到被惊醒的阿莉塞慌忙捡起险些从膝上滑落的书,艾默莉露出了微笑。

“今天你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没关系。而且,还挺有趣的……”

艾默莉坐在另一张床上,像是深有感触地说:

“你真勤奋呢,每天都坚持学习。是为了不输给哥哥来着?”

“一开始是,后来祖父陪我一起学,慢慢就成习惯了。”

“你真的很喜欢祖父呢。不过累了就要好好休息才行啊。”

说完,艾默莉突然过来拿走了阿莉塞膝上的书,夹上书签后合上。

“我还没看完……”

然而艾默莉已经把书放在了行李上,并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阿莉塞,你今天已经拼命工作了一天了,明天再读吧。毕竟你今天做了人生第一笔买卖,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就算少读两页书,纳尔札尔神和你的祖父也一定不会责怪你的。”

这句话让阿莉塞感到莫名的温暖。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不会接受这种借口吧,但今晚她却感到心中有种令人怀念的感觉。艾默莉微笑着道了晚安后,把灯关上了。

这就是阿莉塞和艾默莉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


一缕阳光唤醒了睡梦中的阿莉塞,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坐起来环顾周围,才想起来她现在身处格里达尼亚旅馆的一间客房内。天刚刚破晓,看来是做了一场梦……

和艾默莉一起旅行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她只有在梦里才能够再次与艾默莉相见……

在阿莉塞获得商人经验的第二天,商队就离开了村子前往下一个目的地。那天在萨纳兰地区下起了很少见的暴雨,由于可视范围差,篷车之间的距离比正常行驶时要远一些。正当商队穿过两座断崖中间的小路时,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载着艾默莉的篷车和后侧的车队一起被塌方掩埋了。

当时阿莉塞正好在前方车队,所以侥幸逃过一劫。她把剩下的人护送到了下一个城镇,然后离开了商队。由于事发太突然,她甚至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仍然有些发愣。走了一小段路之后,她回头看了一下离去的商队,看着变少的篷车数量,才切实感受到了艾默莉已经不在了的事实,眼泪涌出了眼眶。

旅行又变成了一个人的旅行,她后来又不断地经历邂逅与离别,心中填入了新的回忆,然而却都没那么重要了。在后来的旅行中她听到了一些传言,突然出现了一队神秘的英雄正在做拂晓以前做过的工作。虽然现在大街小巷都在疯传伊修加德的动乱,但假如其背后隐藏着什么和蛮神有关的行动的话……必须在哥哥他们被算计之前调查清楚。

阿莉塞下了床,打开窗户,眺望清晨的天空。她想到了艾默莉的微笑,想起了艾默莉的话语,同时也再次下定了行动的决心。

“有很多事物是无法持续到明天的,所以我们要在今天更加努力。”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