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苍天之龙骑士竟然跳到树上摘果子……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他好像是这么说的吧。”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阿尔菲诺忍不住笑了出来。

龙诗战争已经结束了,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也离开了皇都伊修加德。阿尔菲诺在伯爵府的房间里又迎来了一个失眠的夜晚,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最终放弃了挣扎,起身坐到木桌前打开了一本笔记。

那一天,阿尔菲诺因为自己的虚荣和傲慢失去了一切,在几近绝望的时候,是奥尔什方阁下的话激荡了他的心灵。正是从那时起,他开始为自己书写日志,到现在已经写下了厚厚的一本。


“那么,阿尔菲诺阁下……你打算就此一蹶不振吗?……你以为你已经一无所有了吗?”

“当然不会!”阿尔菲诺想到了当初奥尔什方阁下在“雪之家”中所说的话,现在想起当时只会在表面上强装镇定的自己,阿尔菲诺仍然会感到十分羞愧。从乌尔达哈逃到伊修加德,随后又卷入了持续千年的龙诗战争,这样的旅途也确实让阿尔菲诺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

从艾欧泽亚的大部分人看来,那位光之战士是高高在上的英雄。可在奥尔什方阁下眼里,TA首先是一位挚友,其次才是拯救世界的英雄,相信英雄本人肯定也认可这位挚友吧。在落难之时,只因为自己是英雄的同伴,便得到了同样热情的对待。很久之后阿尔菲诺才终于体会到那位骑士对朋友和祖国的感情有多深,自己在多大程度上被那份感情所拯救。只是现在已经晚了,已经无法再当面感谢他了。他能做的,只有到那座能够眺望伊修加德的山岗上,迎着寒风述说心中的感受。

阿尔菲诺继续哗啦哗啦地翻动笔记,目光停在了另一段奇妙的记录上。光之战士、苍天之龙骑士、冰之巫女,和这三个神奇的人物一起走过的旅途中,有着太多挑战自己价值观的事情。

“说得简单,但又不是你去和蛮神厮杀。想要讨伐蛮神,就必须借助光之战士的力量。”

这是埃斯蒂尼安在唯一脑窟穴中说过的话。这句话让阿尔菲诺重新认识到,他并没有像自己以为的一样真正舍弃心中的傲慢。在认识埃斯蒂尼安之前,除了祖父路易索瓦之外,也就只有妹妹阿莉塞会像那样对阿尔菲诺直言不讳了。可即便是对阿莉塞,自己之前恐怕也一直在心里隐隐轻视对方。“阿莉塞,如果你在场,你会对我这个所谓的原总帅说什么呢?”自水晶义勇队事件之后,阿尔菲诺下定决心要尽力改变自己的立场,可真的遇到情况时却又变回了之前的那幅样子。“就算TA当时拒绝,我也无话可说吧……可TA却仍然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战场……” 

阿尔菲诺向来认为自己的武器是头脑和话语。可是,自己的话语却是通过血统发挥的力量。如果不是“贤者路易索瓦的孙子”,而仅仅是“阿尔菲诺・莱韦耶勒尔”,那他说出再多的话也不会有多少作用。只有自己做出实际的行动,成为值得同伴信赖的人,才能够增加话语的分量吧。自己没有任何表现,只靠一张嘴说些空洞虚伪的话,是不会得到理想中的效果的。

光之战士和伊塞勒去讨伐蛮神罗波那了,等待TA们归来的时间让阿尔菲诺感到无比漫长。一想到自己或许在心里把光之战士当成了无敌之人,埃斯蒂尼安说过的话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但阿尔菲诺知道自己还有很多的事要做,在等待的时间里,他开始认真地做起了魔法训练。虽然至今为止他已经进行过很多魔法训练了,然而那些都仅仅只是学习而已,这次的训练是为了亲自走上战场,和同伴们并肩作战。

“阿尔菲诺很有魔法方面的天赋,好好锻炼的话一定能成为一个出色的魔法师。”

伊塞勒的这句话给了阿尔菲诺很大的力量。就算不是现在立刻,阿尔菲诺也想要成为大家真正的同伴,他终于迈出了自己的脚步。

阿尔菲诺又往后翻了几页,手再次停了下来。

那是在翻云雾海的野营之夜。在天极白垩宫的不远处,伊塞勒做的炖肉热腾腾的,比以前吃过的任何美食都要美味。阿尔菲诺学会了如何捡柴火,终于不再只是一个小少爷了。莫古力族的性格和交流方式连埃斯蒂尼安都会觉得棘手,有时候甚至担心他会不会忍不住先动手。还有与龙族的对话,以及很多很多回忆……在这段时间里,光之战士总是默默地守护着自己。

“在几个月之前,我还处于绝对自信的状态,认为无论什么问题都难不倒我……但这趟旅途给我上了一课,让我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无知与无力……虽然伊塞勒和埃斯蒂尼安说自己也有同样的感觉,但他们能够准确地认识自己,而且还能够坚持自己的信念,我也必须变成那样才行。伊塞勒……你把希望托付给了我们,我一定会实现你的期盼。”


“阿尔菲诺阁下还没睡吗?”

突然间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阿尔菲诺的回忆。他下意识地合上笔记本,看到埃德蒙原伯爵提着灯从门外走了进来。

“我有些睡不着,打算去泡点茶喝。看到你屋里还亮着灯,在想你是不是不知不觉睡着了,怕你着凉所以过来看看。”

“谢谢您的关心。”

阿尔菲诺和原伯爵寒暄了几句,说自己也睡不着,于是起来想些事情。埃德蒙阁下便把从自己的房间里拿来的毛毯盖在了阿尔菲诺身上,并倒了一杯热腾腾的草药茶给他。阿尔菲诺尝了一口,没有尝出是什么草药的味道。于是埃德蒙阁下解释说这是用妮美雅百合根炒制而成的。阿尔菲诺听说过妮美雅百合是一种很难处理的植物,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埃德蒙阁下令人意外的一面。再次道谢后,前伯爵阁下露出略微有些寂寞的表情说道:

“再过不久,你们就要离开这里了吧。”

没等阿尔菲诺回答,埃德蒙阁下用微笑打断了他,起身离开了房间。

“阿尔菲诺阁下,你已经能够露出很好的表情了。”

阿尔菲诺喝下一口埃德蒙阁下泡的花茶,有些苦,但是里面加入了糖浆缓解了苦味。据说妮美雅百合根在炒制之后直接冲泡会苦得难以入口,但前伯爵阁下也考虑到了这点,他的关心真是令人感激。“说起来,妮美雅百合的花语是什么来着?”


阿尔菲诺再次回到桌前,继续翻起了笔记。
掀开人龙关系新历史的庆典上,被邪龙之影控制的埃斯蒂尼安突然出现,导致庆典被迫中止。知晓了龙诗战争真相的皇都总算从混乱归于平静,人们终于抬起了头,眼中不再只专注于过去,而是开始看向了未来。
龙骑士的铠甲染成了血红色,上面付着如同侵蚀了铠甲一般的两颗龙眼。面对昔日的友人,艾默里克阁下却毫不犹豫射出了手中的利箭。“他是会权衡利弊的人,他知道有些事情必须去做。如果是我,恐怕是做不到的……”
不过光之战士同样也做不到,听到阿尔菲诺的坦白之后TA只是安静地微笑道:“那我们就去拯救朋友。”

后来,与龙眼对峙时感觉到的以太,成为了阿尔菲诺和英雄两人间的秘密。阿尔菲诺认为那样就好。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留下的,只有对所有逝去生命的悼念……”

艾默里克阁下就任上议院议长的典礼结束后,埃斯蒂尼安便从病房里消失了,留下的只有这句话和那套染成红色的龙骑士铠甲。“这还真是他会做出来的事,他肯定受不了那种让人热泪盈眶的分别吧。”对阿尔菲诺来说,埃斯蒂尼安从来都是直言不讳,毫不留情。他绝不会因为阿尔菲诺的立场或血统而有所保留。不如说,他是第一个真正把阿尔菲诺当做一个普通人来对待的大人。所以阿尔菲诺也不自觉地将他看成了兄长一样的角色。

在展开新的旅途之前,阿尔菲诺重新回顾了一遍笔记中的行路。虽然邪龙已经消失,可仍然有一些漏网的眷属在外面徘徊,他之前的魔法训练在孤身上路的旅途中派上了很大的用场。他现在已经不再是个小少爷,而是一名出色的魔法师了。
阿尔菲诺再次登上索姆阿尔灵峰,再次前往翻云雾海,再次来到了天极白垩宫。当初的感动和震撼仍然历历在目,与圣龙赫拉斯瓦尔格的相遇,听圣龙讲述龙诗战争的真相……现在想起这些事时他的腿都还在发颤。
邪龙王座的激战,教皇厅的悲剧,还有从魔大陆的天空中一闪而过的,伊塞勒的决心……

阿尔菲诺来到了阿济兹拉的螺旋港,那是他们第一次降落的地方。在那里,他发现了一束妮美雅百合。“埃斯蒂尼安……”阿尔菲诺十分确信。

“我们四个完全不是一路人,却在一起展开了一场奇妙的旅行,并且成为了真正的同伴……他没有说过永别,所以我们一定能够再见。”


阿尔菲诺喝掉最后一点草药茶,合上笔记本,再次躺在了床上。在即将进入睡眠的恍惚中,他终于想起了忘掉的花语,不禁露出了微笑。

妮美雅百合,以行星与命运之神命名,通常被当做祭奠死者的镇魂之花。人们认为妮美雅会为旅行者指引前进的方向,无论旅行者是生是死。

“祝旅途平安。”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