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莫得知事情的始末时,已经是她醒来后的第三天了。

前近卫骑士帕帕夏恩向她汇报了一连事件的经过。这位老骑士从娜娜莫还只是个小孩时就一直担任警卫工作,即使在退休后也依旧在关照着她的生活。

一开始,娜娜莫只能对一个又一个消息感到震惊,然而在她听到劳班失去左臂,还有拂晓血盟遭到通缉时,惊讶转变成了愤怒,她恨不得立刻将罗罗力特处决。

但老帕帕夏恩却轻轻地摇了摇头:

“陛下,老臣认为还是先弄清罗罗力特大人的意图后再下决断。凡事都不宜操之过急。”

数日后,娜娜莫下旨将三位沙蝎众之中最重要的人物召至芳香堂。被疑图谋不轨的核心人物罗罗力特•纳纳力特、恒辉队总帅劳班•阿尔丁、纳尔札尔教团总主教杜菈菈•杜菈,他们分别是共和派、王党派、中立派三股势力在沙蝎众内的代表人物。

“臣可以理解为……今天是给我一个辩解的机会吗?”

罗罗力特首先开口,没有丝毫惧色。

“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吧。”

娜娜莫努力表现出平静的样子。“遵旨。”罗罗力特深吸了口气,将面具从脸上摘了下来。
在谒见时戴面具,这本身就是大不敬的行为。偏偏权倾朝野的罗罗力特一直以“眼睛受不了强光”为由,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而此刻,他却将面具缓缓地摘了下来。

“恕老臣直言,陛下太过轻视乌尔达哈所面临的危机了。”

老商人金色的眼瞳直视着女王说道。
明明说是要辩解,却第一句就批判起了女王。劳班不满地邹起眉头,不过他只是低下了头,没有说什么。娜娜莫注意到了劳班的反应,她示意罗罗力特继续。正如帕帕夏恩所建议的,她决定压下心中的焦躁,听罗罗力特说出一切后再作出判断。

罗罗力特的主张,其实大体上是可以想到的。首先他讲述了加雷马帝国的情况,由于新皇帝继位,帝国再次展开对艾欧泽亚的进攻已经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在这种时候改变国家体制是极为不明智的。

“我们都认为陛下的想法过于激进,不过泰勒吉•阿代勒吉想得太简单了,他以为通过暗杀就能够阻止改革。臣所做的,不过是利用了他的计划,并将结果导向最能够保持现状的局势而已。”

罗罗力特坦白了自己的计划,通过让娜娜莫陷入沉睡来维持政治体制,同时趁机清除掉泰勒吉•阿代勒吉。到此为止,都和从帕帕夏恩口中得知的内容无二。多么大胆的计划啊,娜娜莫心中感慨到。

“如果陛下能够与沙蝎众进行商谈,事情绝不会发展到如此极端的地步。”

罗罗力特露出冰冷的笑容,

“如此重大的决定,臣以为陛下至少应该与劳班大人商讨一下。”

罗罗力特的话有如利刃一般深深刺痛了娜娜莫的内心。
之所以没有与劳班商量,正是因为她考虑到劳班一定会阻止自己。
娜娜莫想要建立的,是一个能让民众的声音传达到统治阶层的政体,从而解决国内日益恶化的难民等各种问题。她希望在体制转变之后,斗技场的传奇冠军劳班能够凭借在人民中极高的声望继续参与执政,而罗罗力特这些豪商虽然肯定也会花钱收买人心,但同时也能令上层手中的财富向下层流动。

可结果却引发了一连串的骚动,不仅令劳班失去了左臂,还间接对拂晓血盟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懊悔与惭愧涌上心头,娜娜莫一时语塞。

“不过我的计划也出现了纰漏。其一,就是没能控制住拂晓的人。我没想到他们能够强行突围逃离王宫……不可否认,这个结果令事态变得更加复杂了。”

罗罗力特以平淡漠然的语调继续诉说着。他认为泰勒吉•阿代勒吉之所以要将暗杀女王的罪名甩给光之战士,并借机打击拂晓血盟,是对此前“前线计划”被阻碍所进行的报复。
罗罗力特本人虽然与拂晓无冤无仇,但为了不让泰勒吉•阿代勒吉察觉到伊尔伯德是自己的暗棋,他需要当场捉拿拂晓血盟的成员,事后再洗清他们的嫌疑予以释放。

罗罗力特的说法令娜娜莫怒火中烧,这完全就是将责任转嫁到了拂晓身上。
但最终,她还是强忍住没有出口打断。

“其二,就是伊尔伯德的背叛了……
想必陛下已经听说了,我们在如何处置劳班大人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

娜娜莫确实是听说了。但她不理解为什么伊尔伯德会违背雇主的意愿,一意孤行想要杀死劳班?对于这个问题,罗罗力特也给出了答案。罗罗力特与伊尔伯德签订的交易其实很简单,罗罗力特负责提供武器和资金,伊尔伯德则负责组织阿拉米格的难民并进行军事化的培训,最终派遣他们回到自己的祖国参加解放战争。这样一来不仅能对帝国军进行骚扰,延缓他们再次进攻的时间,还能有效地减少乌尔达哈周边难民的数量,稳定国内的形势,可说是一石二鸟之策。

“不过,劳班大人,伊尔伯德认为您是这个计划中的最大阻碍。”罗罗力特看向劳班说道。从一介角斗士一路向上爬到沙蝎众的高位,劳班的事迹让阿拉米格的难民看到了另一条路,他们开始梦想自己在乌尔达哈也能够出人头地,渐渐地遗忘了祖国仍然处于帝国的压迫之下,祖国的人民仍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他认为只有您死了,阿拉米格的难民才会清醒过来。”

说完这句话,罗罗力特转头看向娜娜莫,

“但想让女王陛下重归王位,我们又必须让劳班大人活着。这就是我们出现意见分歧的原因。”

劳班如果被杀了,我会怎么做?娜娜莫心中既担心又惊讶。说实话,她并没有能够保持理智的信心。甚至有可能因为自暴自弃而再次宣布废除王政。在这点上,罗罗力特看得很透彻。

“陛下,请收下这个。希望这能向各位证明我的忠诚。”

在将一切都交代出来之后,罗罗力特拿出一张羊皮纸。娜娜莫接了过去,并将羊皮纸上所写的内容大声念了出来:罗罗力特自愿向国库献出他所接管的泰勒吉•阿代勒吉的全部财产,同时还将献出自己的一半个人财产。

“罗罗力特!你以为用钱就能解决一切吗!”

劳班在娜娜莫念完之后终于失去了耐心,大吼着站了起来,不过被娜娜莫抬手制止了。但罗罗力特并没有受到影响,他对劳班说道:

“劳班大人,付钱了账,这正是我们商人承担责任的方式。”

之后他再次看向娜娜莫,不过这次露出的笑容,却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这些钱请陛下自由支配,不论是补偿拂晓或是赈济灾民都可以……
但依臣之见,还是尽早开始着手应对帝国的侵略为上。”
“多谢陛下的耐心,臣先告退去处理事务了。”

说完所有该说的话之后,罗罗力特重新戴上面具,不等他人许可,径直离开了芳香堂。

会后,娜娜莫回到自己房间里继续思考罗罗力特的话。
我仍然无法饶恕他的做法,娜娜莫想到,但我要改变政体的方式也存在很大问题。她已经明白了自己轻率的决定导致了很多混乱与牺牲,可她现在还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能负起这个责任。
至少罗罗力特做出了决断,他将自己的财产割下了一半拱手让人,要知道,对于商人来说,财产甚至等同于自己的血肉啊。那么,身居王位的她,又该做些什么?

“传劳班来!”

新侍女将劳班领来后,娜娜莫将手中的羊皮纸递给了他。看到罗罗力特这份契约签署上了娜娜莫的名字,劳班皱起了眉头。此时,娜娜莫开口了。

“朕厌恶罗罗力特!”

“是。”

“但是,朕更厌恶自己。
没有与最信赖的人商议,也没有接纳沙蝎众的言论,
甚至伤害了自己的大恩人……朕真是愚蠢至极!”

劳班低着头,不知该如何作答。

“罗罗力特既残忍又无情、而且还十分贪婪。
但他确实很有能力,也为了守护乌尔达哈而竭尽所能。”

娜娜莫闭上眼睛,心中涌动的感情令她矛盾非常,但即使如此,她依然下定了决心。
劳班看着自己敬爱的女王,不知不觉间表情变得如父亲般慈祥。

娜娜莫睁眼对劳班下令:

“立刻召集八官府的首领!
我们需要探讨如何让山岳之都伊修加德回归艾欧泽亚军事同盟,
共同策划对抗加雷马帝国入侵的方法!”

略作停顿后,她用更坚决的声音说道:

“劳班,朕不会再对罗罗力特屈服了。
为了国家和人民,朕要成为真正的女王!一个能驾驭任何人的女王!”

这是娜娜莫的宣誓。
有别于五岁继承王位时自己连意思都弄不明白的戴冠宣誓。
这次宣誓里,蕴含了她真正的决心。

“遵旨!”

此时此刻,在这沙漠之都中,劳班真正感觉到了女王的归来。
笑容,回到了沙都女王与独臂将军的脸上。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