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塞勒握着一枚水蓝色的水晶,抬头看向无尽的苍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行走在古老的台阶上,伊塞勒心想:上一次,我是和他们一起来的这里……以敌人身份邂逅的光之战士与拂晓的少年,还有那个曾以为绝对会和自己势同水火的苍天之龙骑士……走过旋转着的以太之光,走上残破的坡道,伊塞勒再次感叹:我们走了这么远,最后却只得到了一场空……

“只是你心中对希瓦的幻想而已。”

伊塞勒走到了天极白垩宫前,正是在这里,她自以为的心中所爱指责她只是一个冒牌货。历尽艰辛见到圣龙赫拉斯瓦尔格,迎来的结局却是自己的幻想被击了个粉碎。

在那之后,同行的人选择通过击败邪龙尼德霍格来终结龙诗战争。而她,已无力阻止即将到来的斗争。

伊塞勒虽然一度被绝望所吞噬,但她仍然坚强地挺身而出,制止了进攻皇都的追随者,避免了人类同族相残。在与她的追随者分别之后,伊塞勒回到了这里,静静地回想自己的经历。

“一切,都始于那场邂逅……”

五年前,由于受严寒所迫,伊塞勒一路流浪至龙堡参天高地。而她与圣龙的偶遇,也正是在那片陌生的土地上。

徘徊许久终于走出森林的她、从云海飞落觅食的它,这场邂逅真的只是一次偶然吗?她现在回想到,或许这正是海德林所指引的命运吧。

“倾听……感受……思考……”

她曾多次听到海德林的呼唤,也一直在探究其中的真意。

通过看到圣龙的过去,她得知了龙诗战争源自人类的背叛。倾听龙族的恸哭,感受那深切的悲伤,她义无反顾踏上了被人类视作异端的道路。这条路,是她通过思考得出的方法,为了结束这场跨越千年永无休止的战争。

她开始与异端者接触,此时的她已经做好了玷污双手的觉悟,并且利用自己的异能成功地成为了异端者的领袖“冰之巫女”。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击败引领战争之人,统治皇都伊修加德的教皇。

“我曾坚信只要击败教皇,将真相告知早已厌倦战争的民众,就能结束这一切……”
“但实际却未能如你所愿?”

普通人类无法理解古老的龙语,但伊塞勒却能够懂得话语中的含义,她点了点头。
圣龙赫拉斯瓦尔格用自己恢复如初的双眼,静静凝视着她。

“我率领同伴们破坏了魔法障壁,将尼德霍格的龙族大军带到皇都,
只因为当时我相信它们会去打倒教皇……”

伊塞勒并不清楚对她的组织进行资助的乌尔达哈商人有什么目的。但是要实现大义,物资和情报都不可或缺,除此之外的琐事都可以不用计较。
根据乌尔达哈的消息,神殿骑士团总骑士长受邀前去参加庆功会了,这对她来说是绝佳的机会。她趁机发动奇袭,成功打破了魔法障壁,并将龙族引入了皇都内部。

但与伊塞勒的期待截然相反,那些被复仇冲昏了头脑的飞龙并没有前往教皇厅,而是直接对皇都入口附近的弱者们发起了攻击。
燃烧的火焰、遍地的鲜血。尖叫……到处都传来尖叫声……
我们也开始高声呼喊,呼唤秩序,呼唤正义……但是那些都已不复存在。
人们在战斗,人们在逃跑,人们在死亡……没有理由,也没有逻辑。
我对人们讲话,可没有任何人肯停下来听我的话。我看到了一个小女孩藏在瓦砾中,很小的小女孩,大概还不到十岁……有一条飞龙也看到了那个小女孩……我、我都做了什么……我都做了什么……

“真是愚蠢的女人……”

圣龙的话让伊塞勒的思绪回到现实,不过她这次没有再退缩,因为她已做好了直面圣龙话语的觉悟。

“没错,我确实太蠢了……曾经的背叛、希瓦的思绪,还有龙族的怒火……
我妄用自己的理解去诠释它们,犯下了无法挽回的过错。
正因如此,我必须要赎罪才行……”

她之所以和光之战士一同踏上旅程,不正是为了赎罪吗?
没错,是这样的!所以,再次和光之战士并肩前进吧。他们和那些盲信于她,单纯想把怨恨倾泻到贵族与教皇身上的追随者不同,他们才是我真正的同伴。

“你要走了吗,女人……”

“是的,我要去找光之战士。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哪,但我决定与他们汇合,再次并肩前进。”

“尼德霍格的龙眼正在前往那禁忌的魔大陆,另一颗龙眼也正尾随其后,想必光之使徒也在同行。”

“您能感应到龙眼的位置?伟大的圣龙,我请求您带我到那里去吧,我希望与他们一同战斗。”

看着下定了决心的伊塞勒,圣龙微微翘起了嘴角,发出了一声低吼。

那是在微笑吗?

“虽然尼德霍格早已陷入疯狂,但它毕竟还是我的兄弟。我不愿看到它的眼睛继续掌握在人类手中。你已经做出决定了吗?”

伊塞勒再次握紧了手中的水晶。
那颗光之水晶是星球的意志赠予她的礼物……代表了海德林的希望……

她握紧手中的水晶,像是在确认它是否冰冷依旧。

“带我走吧,赫拉斯瓦尔格!”

不可思议的是,在千年之前,某一位女性也对它说过同样的话语。
带我走吧,赫拉斯瓦尔格。为了和你的灵魂永远在一起。圣龙心中落下的泪,伊塞勒无从知晓。
展开巨大的双翼,捕捉风中的以太流动,伴随着神奇的漂浮感,圣龙赫拉斯瓦尔格飞上了云海的天空。
然而这次乘在它背上的,却不是那个名为希瓦的女人……

在龙背上颠簸数小时后,伊塞勒看到了远处不祥的光芒。
光芒内散发出的愤怒与悲伤浑然一体,在感觉到那充满怨念的黑色以太的瞬间,她和圣龙都明白了发生的事情。

“龙眼的力量被解放了……”

伊塞勒用催促回应了圣龙的低吟:

“快点赫拉斯瓦尔格,去找他们……”

而后,展现在她眼前的,则是加雷马帝国巨大飞空战舰的炮火,还有被炮火袭击的蓝色飞空艇。
不……不要这样……
伊塞勒明白,光之战士就在那艘飞艇上,于是她做出了决定。

“海德林……看来是时候使用您送给我的礼物了……”

伊塞勒握紧手中那枚水蓝色的水晶。
比任何一次都更用力。

“我已经导致了太多的牺牲……
可到了最后,这些牺牲仅仅是为了我渴望同伴的一己私欲……由一己私欲所编造出来的大义……”

这既是忏悔,也是传递希望的遗言。

“圣女希瓦、赫拉斯瓦尔格……
请你们原谅我……可我仍然不想放弃我的梦想……在不远的将来,年轻的女孩不会再在雪原中流浪!”

当圣龙抵达帝国军巨大飞空战舰的上方时,伊塞勒深吸了一口气,从它的背上跳了下来。
察觉到她的决心,圣龙的咆哮中满是悲伤。
千年前,亲自吞噬了挚爱的圣龙立下了不再杀死人类的誓言。正因为知道此事,伊塞勒才决定不会让它介入人与人的斗争当中。

“谢谢您,我的朋友。”

听到圣龙的吼声,得知了它心中的思绪,伊塞勒落向她最后的战场。

“降临吧,由我自身所幻想出的神灵!
这是我最后的祈祷!我将献上自己作为灵魂的容器!为世界的未来带来最后的寂静!”

手中的水晶在光芒中消散。
她,则化为了寒冰女神。对圣女希瓦的祈愿,融合了冰河与战争女神哈罗妮的神话故事,创造出的只属于她自身的神灵。将希望寄托其上……
将希望,寄托给真正的同伴们……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