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了。身形各异的飞龙从头顶呼啸而过,不计其数的翅膀几乎遮蔽了天空。这么一个小小的山丘应该不会成为龙群的目标吧,少年暗自庆幸。可是他看到龙群飞行的方向,一种莫名的不安却浮上心头。少年向东奔跑起来,那既是龙群的前进方向,也是他回所居住的芬戴尔村的方向。

在村口,少年看到被清早的雨水打湿的干草垛已经燃烧了起来,并升起了滚滚浓烟。不知吸进了多少烟雾,被呛得几近窒息,少年却没有停下拼死往回赶的脚步。一定要平安无事啊!他在心中不停地祈祷着。

然而,少年的希望破碎了。在他终于赶回家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庭院中被烧死的双亲的尸骸。说不定弟弟还活着,他怀着仅存的微小希望,跑进崩塌了大半的房子,看到却是弟弟横卧在地板上的情景……

弟弟的上半身没有伤,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般,下半身却被崩塌的横梁砸得血肉模糊。少年跪在弟弟身边,颤抖着双手抚摸弟弟雪白的头发,泪如雨下。悲痛很快便化为愤怒,他开始诅咒,诅咒袭击了自己故乡的邪龙尼德霍格,也诅咒留下自己独存于世的命运……

“喂,快醒醒!你还活着吧!”

一个男声响起,埃斯蒂尼安从梦中醒了过来。

“雅……雅伯里克?”

埃斯蒂尼安在模糊的视野里辨认着男子的身份,反射性地叫出了自己师父的名字。不过,他似乎认错了。

“把我认成雅伯里克阁下了吗?看来你还有些混乱,喝点水醒醒神吧。”

埃斯蒂尼安接过用羊胃做成的水袋,灌了几口水之后终于感觉自己的头脑清醒了。他发觉自己正躺在地上,身边跪着的年轻黑发男子正一脸担心地注视着自己。男子与他年龄相仿,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从身上的铁灰色锁子铠来看,男子与他一样是神殿骑士团的一员。

然而他不知道男子叫什么名字。为了得到猎龙之力,埃斯蒂尼安一心扑在枪术训练上。进入神殿骑士团以后也和其他队员没什么来往,保持着他孤高的行事作风。

“抱歉,你叫……”埃斯蒂尼安开口说道。

“艾默里克。”黑发男子答道,语气稍微有些不快,
“我们明明在同一支部队,你却不记得我的名字?恐怕我们两个是仅存的生还者了。”

听到这话,埃斯蒂尼安看了看周围,倒吸了一口凉气。牧草地上的火焰仍未熄灭,十多名骑士的尸体倒在附近。他们的皮肤都被炽热的火焰烧焦,锁甲也似蒙上了一层灰烬。看到此情此景,埃斯蒂尼安终于回忆起了事情的始末。

由于收到了龙族的目击情报,他们的部队一大早便来到中央低地,在永恒湖周边执行警戒任务。然而在部队进入平缓的牧草地时,他们却遭到潜伏在岩壁阴影里的大型龙族偷袭。灼热的吐息瞬间令近半数的队员无法继续战斗,埃斯蒂尼安奋起反击,拼尽全力将枪插进了那条龙的身体。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便没了印象,看来是由于吸入了大量浓烟而昏倒了。

之所以会做那个梦,大概也是因为闻到了牧草燃烧的那种特殊的气味吧……

同伴们的尸体与自己父母死去的身影重叠,激起了埃斯蒂尼安内心深处强烈的恨意。杀了父母和弟弟的龙族,一个都不能放过!

“我的厄运向来都很强……”他对艾默里克说道。

站起身来的埃斯蒂尼安忍着眩晕感,从同伴们的亡骸中拿起一柄长枪,转身准备离开。

“喂,回皇都的路不是那边!”

艾默里克急忙叫住了他。

“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你回皇都吧……
我要去干掉那个家伙!”

“你一个人去猎龙?你不要命了吗?!
再说我们都不知道那条龙去了哪里啊!”

埃斯蒂尼安回过头来,对艾默里克得意地轻轻一笑。

“当然知道。我插了它一枪,
看,牧草地上还残留着血迹……只要沿着血迹走就能找到它了。”

说完,埃斯蒂尼安再次一个人迈出了脚步。让他梦到弟弟的这份“大礼”,可要好好找那家伙还一还。

追寻血迹几个小时后,埃斯蒂尼安终于找到了猎物。
受了伤的龙为了藏身,逃进了深谷间的天然洞穴中。

“我也没多少体力了……速战速决!”

埃斯蒂尼安低声自语,振奋起精神后举枪朝目标疾驰而去。
待巨龙察觉到袭击者,抬起头准备迎战之时,他已经欺身而至。
在巨龙吐出烈焰的同时,埃斯蒂尼安飞窜到其身下,一边躲避攻击一边举起了长枪。
战神钢的枪尖刺穿了龙的翼膜。
洞穴内回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这下你逃不掉了!”

然而,狂怒的巨龙本来就没有打算逃跑。它的身体因疼痛和盛怒震颤着,直向埃斯蒂尼安扑去。
在昏暗的洞穴内,年轻的神殿骑士和受伤的龙开始了搏命的厮杀。
埃斯蒂尼安的长枪刺穿了龙的鳞片,龙的吐息也让锁子铠烫得难以加身。
双方僵持不下,战况十分胶着。然而一个突发状况却为这你来我往的攻防战带来了变数。
埃斯蒂尼安巧妙地利用了洞穴里的障碍地形,躲过了巨龙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不过,巨龙的攻击虽然打不到人,却对洞穴内的岩石产生了影响,一部分岩石无法承受龙息的高热而崩落了下来。
埃斯蒂尼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龙的动向上,没能及时对突然从头上崩落的岩石作出反应,差点被砸到。勉强躲过致命的巨大岩块后,又要面对接连而至的龙尾扫荡,埃斯蒂尼安已是疲于应对。

贯穿全身的冲击力将埃斯蒂尼安狠狠砸在了洞穴的岩壁上,
疼痛让他发出了不成声调的惨叫。

他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唯独意识却仍然清晰。
他能感受到那条龙朝他一步步逼近时的震动,但可能是大脑受到了冲击的原因,他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

“到此为止了吗……”

当他的手终于有力气握住长枪的时候,巨龙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似乎要将怒火全部注入吐息中一样,龙吸了一大口气,肺部整个膨胀了起来。而埃斯蒂尼安只能木然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然而他最终并没有感受到吐息的灼烧。
那条龙突然把头扭向后面,把吐息喷向了别的方向。
埃斯蒂尼安没有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他高声怒吼,用尽身体的全部力量跳了起来。
那是一次完美的跳跃攻击,堪比曾救过他性命的苍天之龙骑士。
在跳跃的最高点扭转身体,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集中在枪尖,让自己成为枪的一部分向下进攻。

埃斯蒂尼安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猎龙。
他呆呆地望着倒在面前的尸体,巨龙的眼中深深地插着一支箭。片刻之后,手持长弓的男子走到他的身边。

“回皇都的路不是这边……”

“我怎么可能放任一个满身是伤的队友自己一个人去追击龙族。”

“多谢……你叫……”

看着生硬地道谢着的埃斯蒂尼安,黑发男子不禁苦笑了起来。

“艾默里克。这下你欠我两个人情了,回皇都以后要请我喝酒。
还有,给我把朋友的名字好好记住。”

这回,轮到埃斯蒂尼安苦笑不已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