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如同带上了黄金色的光辉,吹拂过古老的遗迹。
也许曾经是那头发出携带魔力的咆哮、热衷于编织出龙诗的天龙——诗龙拉塔托斯克的栖息之地的缘故吧,即使经过了千年的时光,直到现在,在这座龙族语言中意为“悲伤的致歉”的天空宫殿“忆罪宫”当中,依然充满了清凉的魔力。

“请原谅——虽然并没有什么立场这么说,但战争已经结束了……”

曾经被称为苍天之龙骑士的埃斯蒂尼安,向着龙诗战争的起因、因“人类的背叛”而成为牺牲品的诗龙,这样低语道。
正在此时一阵风吹过,将作为祭奠的花吹散,并卷到了半空。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苍天之龙骑士……』

突然,携带魔力的强烈意志在他的头脑中响起。接着,感觉到了巨龙羽翼而转头望去的埃斯蒂尼安所看到的,是与诗龙同为七大天龙之一的圣龙赫拉斯瓦尔格。

“啧……”

在云廊的决战中为那位英雄所救的埃斯蒂尼安,在见证了好友艾默里克就任上议院议长后,就那样悄悄地离开了皇都。当然,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成为好友的支持者,为迈向新征途的国家出一份力的。

然而,龙诗战争结束了。这个曾经作为狩猎巨龙的佼佼者、领导对龙作战的男人,尤其是被邪龙尼德霍格夺取了肉身、将枪尖和獠牙对准民众的男人,对于迈向与龙族融合的祖国来说是多余的。他带着这个想法作出了现在这个决定。

那么,去往何方,做些什么呢?

埃斯蒂尼安寻找答案的第一步,是开始了连续的追悼之旅。

前往故乡芬戴尔的遗迹,为父母以及弟弟阿米尼昂献上祈祷。

站在可以眺望皇都的高台上,向为拯救了好友和搭档性命的骑士表达谢意。

以及去往魔大陆,为在相看两厌中共同踏上旅途、又因为替他们开拓前进道路而生命消散的女子供奉鲜花。

这是一场如果是过去的自己绝对不会进行的旅途。

在这个被选作终点的地方向早已逝去的诗龙传达话语的他的身影,意外地被圣龙所发现。

“七大天龙这样的存在也做偷窥这种事,真是不良嗜好。”

看着为了掩饰难为情而恶语相向的龙骑士,圣龙的脸部扭曲了一下。那是他的微笑。

『我妨碍你了吗,苍天之龙骑士。然而我认为我应该对那些献花和心情表示感谢。
如果不是我的妹妹拉塔托斯克早已非编织龙诗之身,
她肯定会代替我来表达这个心情的。』

埃斯蒂尼安曾经一段时间与邪龙的灵魂进行融合,并切身感受了邪龙的思想。
尼德霍格和赫拉斯瓦尔格为什么把妹妹当做不可替代的存在,他太清楚不过了。正因如此,他觉得被圣龙的意念所劝慰了。

“是吗……谢了。不过我已经不再是苍天之龙骑士了。
已经没有扮演龙骑士角色的必要了,都结束了。”

 这是十分坦率的想法。但是,圣龙并没有漏看他背上所背的武器。

『既然这么说,那为何不放下这根带有我兄弟魔力的龙枪呢?』

被这么一问,埃斯蒂尼安一下子想起来了。在下定决心离开皇都的时候,自己的确作出决定,把龙骑士的一整套装备留在了身后。然而只有这根由于邪龙尼德霍格的力量而发生变异的长枪,他甚至想都没想过要放下。

看着一时语塞的埃斯蒂尼安,圣龙继续传递着意念。

『那是因为对你来说,仍然还有战斗的理由。
你虽然嘴上说使命已经完成,但心里却想着还没有完全结束。』

或许真是这样。

还没有完全结束吗。需要这一身只为屠龙而精进的枪术的事,如今不再是苍天之龙骑士的自己应该去做的事……说不定真还有。

『舍弃苍天的龙骑士啊,如果以那杆枪起誓为了人和巨龙双方而前进的话,那就跟我来吧。
我将会给予你与同龙共生的真正龙骑士所相称的铠甲。』

茫然看着张开残缺羽翼飞上天空的圣龙,埃斯蒂尼安醒悟过来紧跟上去,坐上单人飞空艇“破魔艇”。

经过短暂的飞行,到达的地方是“忆罪宫”外面的一处遗迹。这似乎是龙族和人类蜜月时代所建造的飞龙停泊点。
圣龙降落在遗迹一角后,催促着进入了内部。
然后,埃斯蒂尼安发现了那个。

“这真是太惊人了……”

在应该是为了人类所建造的类似于兵营一样的遗迹内部,并列摆放着好几个铠甲柜。虽然绝大多数都已经腐朽,但也许是由于龙的魔力而得以保存,这些美丽得让人惊奇的柜子,还留下了唯一的一个。

打开一看,更是惊愕当场。

『曾经,龙骑士是指与龙共同战斗的人。
我的妹妹拉塔托斯克也喜欢被人类的骑士骑在背上。
甚至给予他们所穿着的铠甲以魔力加护。』

在铠甲柜当中的,是并排陈列的两套苍蓝色的美丽甲胄。

『这里留下的两套铠甲,本应是给予接下来即将骑上拉塔托斯克脊背者们的东西。然而,越是给予他们力量,贪心不足者就越想要追求更多的力量……
比起铠甲更渴望该力量源泉的愚蠢者出现了。
那之后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人类的王托尔丹与麾下的十二骑士共同残忍地杀害了诗龙,夺取了其魔力的根源“龙眼”并加以吞食。
一边专心盯着这个没有被使用过的最后的龙骑士铠甲,埃斯蒂尼安一边反问。

“那么为什么要把这个铠甲给我……是要给予我战斗的力量吗?
我说不定也是贪心不足者其中之一啊!?”

数秒的沉默后,赫拉斯瓦尔格答道。

『……有一个女孩儿希望我试着重新去相信人类。』

圣龙继续道。

『这件不仅没有被穿上身、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起而被遗留下来的铠甲。
 尽管你舍弃了苍天,但如果仍有继承新的苍蓝之意的话,就拿去吧。』

不久之后,埃斯蒂尼安从古老的兵营中走出,站在了太阳之下。

身披苍蓝。

“既然这个铠甲还没有名字,那就我来取吧。”

眯起映照着魔力的眼睛,圣龙注视着龙骑士。

“就叫它『寒冰之心』好了。
我这个明明舍弃了苍天之龙骑士的称号、仍然拿着缠绕着怨念的魔枪的没用男人。
这个名字守望我的前途,很合适吧。”

听见埃斯蒂尼安的话语,圣龙发出巨大的咆哮。

说不定,那或者是龙的笑声。

就这样得到了新铠甲的龙骑士埃斯蒂尼安,转身离开了翻云雾海。
为了真正把事情结束,同时也为了给继续前行的搭档们开辟道路。


于是时间流逝。

埃斯蒂尼安现在正站立在毗邻基拉巴尼亚湖区的岩石山上。放眼山下,是持续前进的向城塞都市“阿拉米格”进军的士兵长队。在那其中的某一处,一定有率领伊修加德军队的好友,以及曾经并肩作战的搭档和少年吧。

自己通过破坏帝国的巨炮为他们打开了前进的道路。那么,驱逐暴政统治者的任务,就交给值得信赖的他们吧。

因为留给他的使命,还有一个。

然而,找到连一点点微小的残渣也没有留下的“那个”,实在是不容易的事。

战局的最后,不甘于仅仅眺望着友人们的战斗英姿,从而击落秘密向同盟军侧面突袭的帝国军飞行魔导装甲部队的他,终于在王宫方向的空中感知到了一股甚至是怀念的魔力。

急忙从被击破的魔导装甲残骸中拔出长枪的埃斯蒂尼安,飞快离开了正在决出胜负的战场。而当他到达阿拉米格王宫的空中庭园时,一切已经结束。

但是他仍然有他的使命。

慢慢地踩过盛开的异国花朵,他向前走着。

“唉,真是让我好找啊……
因为被用来当作蛮神的心脏,所以连以太的残渣都不剩了……
怪不得我完全感知不到……”

埃斯蒂尼安将背上的长枪拿在了手上。魔枪“尼德霍格”,这把以曾经也是自己的巨龙的名字命名的枪,现在枪尖对准了“那个”。

“但这么放任不管,还是太危险了。”

灌注力量与魔力,刺穿,破坏。

早就如同空壳一样的“龙眼”,化作黑色的烟霞,消散在红莲的天空。

“这回是真的永别了,尼德霍格。”

就这样,舍弃苍天的龙骑士埃斯蒂尼安的追悼之旅结束了。

真正意义上地把事情结束了的他,终于可以迈出新的一步。

他所行走的前方的天空,究竟是晴空万里的苍蓝,还是夕阳尽染的绯红,抑或是长夜浸透的漆黑,尚未可知。

然而无论在什么样的天空下,他肯定在为了人类和龙族而挥舞着幽暗的魔枪吧。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