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们要讲述的,是某位敖龙族人的故事,那是在这片草原上最为辉煌闪耀的一位同族兄弟。

而故事的开端,则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从晨曦之父与暮晖之母的诞生讲起……”

冷峻的尾山山脉,是无数条河流的发源之地。流水从山地奔涌至大草原,最终汇聚到太阳湖之中。而在太阳湖之上,一座巨大的石砌神殿巍峨耸立,终日颂扬倾泻而下的阳光。因为那里是晨曦王座,正是太阳神阿吉木创造晨曦之父的地方。

住在那里的是奥罗尼部落的人,他们继承了太阳神化身的血脉,有着与生俱来的骄傲和强大,命中注定要成为草原的统领者。

奥罗尼部落之中,有一名小小的少年。

其名为玛格奈。他的体格比同龄的孩子们都要健壮,但却是个沉默寡言的少年。他有着不输给大人的怪力,能一次担起满满的四桶羊奶,更能轻松挥动长度和他身高相当的石斧,在狩猎队伍中也有出色的表现。大人们都夸他,说他将来一定会成为草原上最辉煌闪耀的人。大人们还夸他,说他一定会在兄弟斗技中取得胜利,成为全部落的长兄。小小的少年很喜欢被摸头表扬,因为对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所以他对那些话也深信不疑。

这位小小的战士,虽然平时言语不多,但是却最喜欢听人讲故事。

他最喜欢奥罗尼部落的古老传说,总是缠着说书人一遍又一遍地讲给他听。太阳神阿吉木和月神娜玛的斗争,令晨曦之父与暮晖之母降生于世;人类的始祖与他们的后代放弃争斗互相依靠,令两位神明也懂得了爱情;但太阳与月亮无法同时升起,两位神明只能各自离去;为了守护月神的血脉,太阳神在地上留下了自己的化身,并最终成为了奥罗尼部落……

每次说书人一讲完,玛格奈定会用力点头,然后为了完成太阳神托付的使命而跑去竭尽全力练习武艺。

有一天,玛格奈向说书人提了一个问题。

“我要怎么知道到底谁才是自己的月神呢?”

根据部落的传说,月神看到大地上太阳神的后代时,会由于思念太阳神而流出泪水。每滴落到地上的泪水,都会为奥罗尼部落的人带来一位“命运之人”。每个太阳都配有一个月亮,所以奥罗尼部落的人都以“月神”称呼自己的“命运之人”。

说书人对玛格奈突然的问题感到意外,不过他已经遇到了自己的人生伴侣,便向玛格奈讲述了两人互相吸引的过程。但是玛格奈却觉得那样的开始根本就算不上美妙的命运。

于是玛格奈向其他已经找到月神的兄长们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某位兄长说,自己是在市场邂逅了月神,并和对方情投意合。

还有兄长说,自己是在狩猎时看到对方拉弓射箭的身姿,一眼就明白了那是自己的月神。

还有一位兄长在奥罗尼部落内部找到自己的月神,他笑着说,时间长了,一直在一起的女性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他的月神。

大家各有各的说法,玛格奈到最后还是一头雾水。尽管如此,他看到兄长们露出的幸福表情,觉得他们确实都遇到了自己的命运之人。

不过玛格奈内心中坚信,自己的命运中肯定也有着一位最好的月神,总有一天他们会相遇,然后互相都能立刻感觉到对方正是自己的命运之人。


自那以后,玛格奈就总是忍不住想象自己的月神是什么样的人。草原广阔无垠,若是自己不好好想想清楚,说不定会在不经意间错过对方。

玛格奈有着很多姐姐,每个姐姐都很不好对付,每次在他打算享受短暂的单人时光时,姐姐们会立马交给他新的工作。虽然他并不讨厌工作,但他不是很喜欢被姐姐们催促,也不太喜欢姐姐们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有一天,玛格奈再次被拖去帮忙晾干染色的布匹。他看着大他三岁和大他五岁的两个姐姐扯着嗓子讲话的样子,心中暗想,自己的月神肯定不会这么粗野,应该是个安静可爱、文雅端庄的人。那才会是最好的伴侣!

还有一次,妹妹不小心放跑了一只羊,玛格奈一个人出去寻找。找羊的途中并不太顺利,玛格奈被一群茂密的刺草球缠住了。当他脱身时,鲜红燃烧的夕阳已然西下,而等到他找到走失的羊时,夜幕已被星河冲刷。无奈之下,玛格奈只能和羊一起在气温骤降的草原上过夜。

当玛格奈醒来时已经是黎明时分了,微明的天空中,白色的星星逐渐失去光辉,地平线的另一端,金色的太阳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冉冉升起。

玛格奈很喜欢这样的早上。为天地染上鲜明色彩的太阳正是他远古的先祖。仅仅看着它对世界送上祝福,用自己清澈的光辉照耀一切的样子,玛格奈心中的满足感便油然而生。天空如同婴儿的脸颊般染上红润的色彩,薄云落下的淡淡阴影也终在光芒中消散。

玛格奈心中暗想,自己的月神一定也会是这般温柔美丽,一定也能够为自己带来这种满足感。那才会是最好的伴侣!

时光飞逝,小小的战士长成了强壮的青年,并且在兄弟斗技中获胜,成为了一族中最强的“长兄”。在他的带领下,奥罗尼部落在那达慕大会上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坐上了草原的王座。族人们都称赞他的勇猛和威严,称他是草原上最为辉煌闪耀的人,是能够统领暮晖之民的人。

然而,无论玛格奈有多么出色,他依然没有找到他的月神。

并不是没有少女对他表达爱意,但是玛格奈却总是觉得和自己心中的月神还有差距。结果,过了没多久,就再也没有人愿意再接近他了。

和他年龄相差无几的弟弟们都一个个找到了自己的月神,伟大的长兄却依然孤身一人,这种情况不仅令他自己日渐烦躁,也令弟弟们都坐立不安。终于有一天,一位年轻的弟弟向玛格奈提出了建议:

“伟大的长兄,您凭借无与伦比的力量率领我们奥罗尼部取得了那达慕大会的胜利,是这片草原名符其实的霸主。我们可以派出马匹和胡鹰传达消息,将这片草原上的女人都召集过来,让您仔细辨别到底谁才是您的月神。”

于是,为了玛格奈,草原上开始了一场的招亲。


不久之后,草原上所有部落的少女都聚集到了一起。玛格奈坐在用华丽布料搭成的帐篷下,看着眼前的人群,露出了略微复杂的表情。一位弟弟走到他身边恭敬地说道:

“伟大的长兄,这些人之中一定有月神为您落下的眼泪。”

玛格奈静静地点了点头,站起来走到了少女们面前,仔细观察起每一个人。这些少女反应各异,有人看上去很不安,有人则毫不掩饰地表现出厌恶……在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玛格奈被其中一位少女吸引住了目光。那是一位用布遮住嘴唇,清秀而娇小可人的少女,她没有与周围的人说话,也没有警戒玛格奈,看上去安静又从容。

“喂,我说你……”

玛格奈走过去与她搭话,可是他一接近,少女便退开了。

即使成为了草原上的霸主,也并不会立刻就了解所有部落的所有风俗,正因为对凯苏提尔部落不够了解,玛格奈才没有想到,那位少女仅仅是在注视帐篷上华丽的布料,并且在心里想能卖个很好的价钱。

玛格奈并没有因为少女退开而放弃,他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少女身体僵硬,眼中露出了恐惧。

“好纤细的手。”这是玛格奈心中首先涌现出的感受。眼前的少女太脆弱了,虽然体型上看起来和自己的姐姐们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如此纤细的手臂,自己只要稍一用力就能轻易折断。想到这一点,令他的内心有所动摇,心跳开始逐渐加速。少女也没有像姐姐们那样大声叫嚷,如此温柔,如此文雅,该不会就是她……

玛格奈更加认真地盯着少女,希望能找到心中疑问的答案。如果接下来她的脸上好像黎明的天空一样泛起红晕,那就不会有错了。

若是如此,玛格奈会立即献上感谢的祝词,并将举办一场草原上最为的婚礼。

若是如此……

然而少女在玛格奈的注视下,眼中逐渐浮现出泪水,并用力地不停摇头。与此同时,周围屏息凝神地观望情况的人群中,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喂!放开你的脏手!你没看到她哭了吗,真粗俗!”

众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位身穿蓝衣的女子走到二人面前,是朵塔儿部落的族长纱都。朵塔儿部落也是一个能征善战的部落,曾几度都和奥罗尼部落争夺草原的霸权,他们的蓝色是无惧死亡的象征。因为草原霸主的命令不容违逆,所以纱都也作为月神的候选人来到了这里。

纱都的话让玛格奈回过神来,放开了凯苏提尔部落的少女。纱都让惊慌失措的少女快点离开,于是少女向她深深行了一礼钻进了人群中。

“你就是奥罗尼部的新族长啊。之前没在那达慕上正面碰到……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人呢……我倒是听说过你的传闻,但是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自大的家伙,比起酒和宝物先要女人吗?”

“不懂礼仪的家伙……你无法理解我的追求。输了的人就乖乖退下,或者你也可以加入她们等待我的品评。”

纱都露齿一笑,仿佛确定了猎物的伯尔斯虎一样眯起了蓝色的双眼。在玛格奈的弟弟们冲过来阻止之前,纱都就已经将咒杖握在手中,轻轻一挥散出数朵火焰。在场的女性们被火焰驱赶着逃了出去。玛格奈皱起眉毛瞪向纱都,纱都却愉快地笑出了声。

“哎呀抱歉,你的小月亮们都跑了呢。不过我看她们都巴不得早点逃跑吧。”

纱都再次握紧手中的咒杖,摆出一副准备应战的架势,但眼中却露出兴奋和喜悦。

“先挑衅的可是你哦,我们朵塔儿部虽然输了,但也不是输给你们,少在那里装模作样!”

玛格奈从弟弟手中接过他的石斧,并对他们下令不允许插手族长间的战斗。

在开打之前,有人听到玛格奈低声叹息:

“究竟在哪里……安静而文雅的……温柔如朝阳的……我的月神!”

那场山崩地裂的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双方都无法压制对方,最后以两人都无力再战而告一段落。纱都回到了朵塔儿部落,她在养伤的同时仍在考虑如何进行报复。最辉煌闪耀的伟大长兄也回到了部落里,继续孤零零地坐在王座上嫉妒他那些幸福的弟弟们。

至于玛格奈寻找月神的结局究竟如何,就留到以后再讲吧。他的故事还远未结束,谁能说准未来会是什么样呢?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