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改变阿拉米格命运的红莲鏖战已过去了一段时日。今天的利姆萨•罗敏萨风和日丽,很多人都在各个餐厅中享受惬意的午后时光,雅•修特拉也不例外。这是一家建造在岩礁上的小店,视野开阔,能够将苍茫无际的罗塔诺海与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同时收入眼底。虽然不像俾斯麦餐厅那样鼎鼎大名,却也是享受生活的好去处。

雅•修特拉将茶杯放回托盘,看着摆在桌上的水果馅饼和各种小点心,不由得轻笑了出来。“谁会相信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餐厅中,有着一场庆祝别国战争胜利的小型聚会呢……”她心中暗暗地想到。坐在对面的正在啃饼干的阿莉塞好像没有太注意同伴的想法,听到莫名的笑声便一脸疑惑地歪头看了过来。这次小聚会的发起人正是阿莉塞,她当初无意间发现了这家小店,便和大家约好等这次战争结束后要一起来这里小聚一场,可是现在约好了的人还并没有到齐……

“抱歉!我来晚了!”

莉瑟在还有段距离的地方就大声地打招呼,并且气喘吁吁地向这边快步走过来。

“就你距离最远,快坐吧,我们也才刚刚开始。”

雅•修特拉挥手回应。

莉瑟依旧穿着塔塔露亲手缝制的旅行装束。她战后留在了基拉巴尼亚,一直致力于重建自己的祖国,已经与在座的两人许久未见了。莉瑟满脸喜悦地坐到桌旁,将点单告诉女服务生后,转过头来好好看了看两位同伴令人怀念的面孔。

“咦?就我们三个吗?”

“可露儿说她在调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办法分身,叫我给她带点回去。至于我们的大英雄嘛……”

当初约好一起来聚会的冒险者现在并不在这里。阿莉塞把饼干吞下,稍微表示了一些不满:

“多半又跑到哪忙去了吧。不过时间和地点都已经通知到了,等会应该会过来的。”

莉瑟听了之后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一如既往,还是那么忙啊。”

“是啊……整天陪其他冒险者去危险地带探险,回来后还要把冒险故事讲给田园郡的孩子听。

不然就是给谁谁送东西,或者给各地的蛮族帮忙,还经常会给商会带去成百上千的神典石……简直太可怕了!我甚至怀疑还要不要睡觉了。”

听到阿莉塞一气呵成的埋怨,雅•修特拉和莉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笑了出来。阿莉塞一脸不明所以地看向两人,不料两人却露出了更加意味深长的笑容。

“抱歉,不过阿莉塞真厉害,对尊敬的人了解得那么详细啊。”

“诶?!我、我只是之前有问过那家伙平时是怎么锻炼的而已!结果全都是些学不来的东西,一点都没有参考价值!”

“嗯嗯,阿莉塞选定榜样的眼光真是相当准确。”

“怎么连莉瑟也这样?!而且学习榜样这种事不应该提我吧,你们应该看看阿尔菲诺!”

阿莉塞将盘中的一角水果馅饼分解成一个个小块,开始说起了在延夏的回忆。

那是在莉瑟等人前往太阳神草原去寻找飞燕时的事了,阿莉塞和阿尔菲诺留在烈士庵,与多玛革命军一同进行战前准备。面对困扰革命军多时的物资匮乏问题,阿尔菲诺活用旅行者的知识提出了解决方案。阿莉塞看哥哥竟然准备得如此周到,便去问了问他是不是预见到了类似的问题,所以提前研究过相关的知识。

“你们猜他是怎么回答的?”

“我研究这些,其实只是出于十分个人的原因。从前有个人教会了我旅行的知识,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和他再次一起旅行……那时,希望能让他看到我已经成长了……”

“这答案太让人吃惊了啊……我追问他那个人是谁,他居然满脸不好意思地跟我说‘是个像哥哥一样的人’!不要擅自给我增加哥哥啊,一个就够多了!”

阿莉塞将叉子噗地一下插在了水果馅饼上。莉瑟由于知道阿尔菲诺的变化,所以也是一副颇有感触的样子。另一边的雅•修特拉则因为清楚阿尔菲诺倾慕的“哥哥”究竟是谁,不由得苦笑了出来。那个人……就算知道了少年的心意,大概也不会坦率地回应吧……

很快,服务生将莉瑟点的冰柠檬水端了上来。这款饮料毫不吝啬地使用稀少的蜜柠檬,却几乎不加砂糖和蜂蜜,冰镇之后口感冰爽甜中带酸,配合甜点构成了一支轻快的协奏曲,只需一口便让莉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三人都曾在知识之都萨雷安长期生活,虽然那里也有世界各地从古至今的美食知识汇聚,但美食这种东西果然还是要在原产地品尝才是正宗风味。更不用提利姆萨•罗敏萨本来就是远近闻名的美食之都,每一碟菜肴都倾注着厨师对食客的美好祝福。雅•修特拉最初来到艾欧泽亚时也是备感惊讶,现在回想起来满是感慨与怀念。

“莉瑟,你最近怎么样?约在今天出来不会耽误你那边的重建工作吧?”

听到雅•修特拉的询问,莉瑟低头把玻璃杯子放回桌上道:

“嗯……问题确实还有很多……现在不能再用‘我虽然笨’当借口了,可是我再努力想办法,也有很多事情没法顺利解决。”

她的手轻抚玻璃杯,手指划过水珠的痕迹继续开口道:

“我经常会想,这件事换父亲会怎么处理?要是能和姐姐商量该有多好……我们明明是一家人,为什么只有我一点都不优秀?然后越想越消沉……不过想到我是在大家的帮助下才走到了今天,就会觉得我不可以轻易认输,还要继续努力坚持!”

雅•修特拉看到了莉瑟眼中燃起的火光,不禁想到过去伊达提起拯救故乡时的神情,她们姐妹真是如出一辙。

阿莉塞叹了口气,不由分说地添了一角水果馅饼到了莉瑟盘子里。

“诶?我盘子里还有……”

不等莉瑟争辩,旁边就传来了雅•修特拉沉静的声音:

“你需要多补充营养。你本来就喜欢活动、人又冲动,一思考问题就原地转圈,肚子总是饿得很快吧。”

“唔……没有那么夸张吧……”

面对垂头丧气的莉瑟,雅•修特拉毫不客气地又向她的盘子里加了一些点心。

“没有信心的时候就多借助周围的力量。你所拥有的可不仅是对家人的回忆,还有我们这些同伴。”

莉瑟抬头看向两位同伴,笑容重新回到脸上,重重点了点头。


“啊!说起来,最近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是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男生,之前是阿拉米格解放军的人。他对政治和历史这些方面很在行,我常去找他请教问题。今天我能抽出时间过来,也是因为他代我找到了关于矿山的古文献……”

莉瑟一边消灭着盘中的点心,一边说起了自己的近况。两位同伴从她的话中得知,对于这个新认识的青年,莉瑟似乎有着一点点烦恼。具体来说,就是二人明明经常交谈,但对方却总是很不自然地避开她的视线。

“我觉得自己该不会是被他讨厌了吧……所以干脆主动去向他道歉,并当面问了这件事。没想到他听了后飞快地逃掉了……”

“多半是不好意思直接说出讨厌这两个字吧?不过换我肯定会直接说出来的。”

阿莉塞没心没肺的感想令雅•修特拉心累地摇头叹息。

“我说你们两个呀……这不是很明显吗,那个男生喜欢你,不好意思与你对视。”

答案来得太过突兀,让毫无防备的莉瑟一下子呆住了。经过一段莫名的寂静,脸红得发烫的莉瑟立刻摆起双手开始全力否定。

“不会的不会的……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这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还是说你已经有其他心上人了?我记得……多玛的新君主也是和你差不多大吧?”

“为什么会突然提到飞燕啊?!呃,我确实是很尊敬他没错啦!但要说特别喜欢飞燕的人,那肯定轮不到我吧……”

莉瑟像是想起了什么人,一瞬将视线投向了远方。她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雅•修特拉和阿莉塞也没有再追问。莉瑟赌气般地仰头一口气喝干杯中的柠檬水,气鼓鼓地瞪向雅•修特拉。

“修特拉你自己呢!桑克瑞德还有其他的贤人们都跟你交情很久吧?或者其他的人……”

“……抱歉。对他们我还真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不过……”

此时,雅•修特拉心中回想起了妹妹雅•蜜特拉的话。

那是她在神拳痕被芝诺斯砍伤,回到石之家疗养时的事情。伤势稳定后,听到消息的雅•蜜特拉赶了过来。看到姐姐没有生命危险,雅•蜜特拉松了口气,但毕竟有经历过古代传送魔法一事,她只能恳求姐姐真的不要再乱来了。

雅•蜜特拉了解姐姐的性格也清楚她的目标,但也许是因为太过担心,她那天一直孜孜不倦地劝说着姐姐,以至于最后被雅•修特拉以“我该休息了”为借口赶出了病房。雅•蜜特拉看到自己的姐姐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心中满是无奈。最后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姐姐,你是差不多也该找个伴了吧?我知道你很强,但如果能有个人陪在你身边的话,我觉得会更好……”

雅•修特拉优雅地品着红茶,心中反复咀嚼着这句话。面对身边充满期待的两双眼睛,她狡黠地笑了起来。

“算了,果然还是先保密吧。”

听到如此令人失望的回答,莉瑟与阿莉塞凑到一起开始窃窃私语。

“这就是传说中成熟女性的从容吗?”

“唔,这气场,难以继续追问的感觉……”

雅•修特拉无视了对面两个活宝的表演,伸手去拿红茶的茶壶。突然传来的脚步声,却让她的耳朵轻颤了一下。

“看来有位迟到的客人终于到场了。”

莉瑟和阿莉塞停止了窃窃私语,转头看向入口的方向,一位冒险者走进了她们的视野。

“来看看我们加点什么吧。”

茶会,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