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支部队被歼灭了……”

年迈的康拉德低声叹了一口气,这位指挥官刚刚接到噩耗,潜伏在东境混交林一带的一支阿拉米格解放军主力部队遭到了帝国军的袭击。刚刚参加解放运动不久的梅•娜格在一旁看着这位老人悲哀的神情,心中也在默默地咒骂着加那些该死的加雷马军队。

凭借军事上的压倒性优势,加雷马帝国军几乎彻底压制了基拉巴尼亚的抵抗势力。还没有放弃信念的人们只能结成无数零散的小组织继续活动。这些小组织平时独自行动,在有需要时则相互协助、并肩作战。所以损失一支部队对整体局势不会有太严重的影响。但这次被歼灭的,是一个已经坚持抗战近20年的老牌部队。共同奋斗的友军就这么轻易被抹去,令康拉德队的战士们心中布满了阴云。

“现在的问题在于,之前穿越长城的路线都是由那支部队掌控的,虽然我们还不清楚加雷马人是否已经找到了密道,可按照现在的情况,乌尔达哈的同志想送来我们这边避难的两位贤人就陷入了进退不能的窘境了……”

老兵梅弗里德紧皱着眉头说明情况,但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梅•娜格看在眼里,决定替他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

“长官,我能不能问一下,这两位贤人究竟是什么人?逃出基拉巴尼亚我能理解,但他们怎么是反要逃到基拉巴尼亚来?”

不仅仅是梅•娜格和梅弗里德,其他同志也都对这一点很在意。因为帝国的压迫统治,想要逃离基拉巴尼亚的人不在少数。所以他们很难想象会有人想跑到形势更加恶劣的基拉巴尼亚来避难。

“来的是长久以来一直为我们提供帮助的拂晓血盟成员。而且其中还有一位是卡提斯•赫克斯特的女儿。”

这话令梅•娜格吃了一惊。“卡提斯?那位挺身而出反抗末代国王残暴统治的革命领袖?”在为自由而战的解放军战士们眼中,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英雄。

“革命英雄卡提斯的女儿?!竟然有这样的人物一直在支持着我们,我一直都不知道!”

“嗯,是个叫伊达的女娃。她20年前逃出基拉巴尼亚后去了萨雷安,并在那里获得了贤人的称号。近几年她一直在以拂晓成员的身份为我们提供帮助。”

梅•娜格对拂晓血盟也略有耳闻,有人说这个组织是艾欧泽亚的拯救者,不过最近好像被卷入了乌尔达哈内部的权力斗争,现在又有人说他们企图暗杀乌尔达哈女王。看来伊达他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要通过潜伏在当地的解放军协助者找个地方避难。而本应负责接应她过来的,恰巧就是刚刚被歼灭的那支部队……

“虽然他们对解放军有恩,但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我们也帮不上太多忙了吧……”梅•娜格心里想到。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康拉德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命令。

“你们去做准备吧,要把那两位贤人平安接过来!”


“没想到一向谨慎的康拉德队长会下令展开这么大胆的作战行动。”

梅•娜格边说着,边用手拉了拉弓弦确认松紧,试图缓解任务前的紧张感,她不是很喜欢等待的感觉。

“说明队长对这两个人极为重视,他认为值得冒这个险。”

接话的人是梅弗里德,一位负责指导新人梅•娜格的老兵,他用沉稳的语气向她解释这个组织的来龙去脉。

通过老兵的讲解,梅•娜格得知拂晓血盟是一个与艾欧泽亚诸国的高层都有往来的组织,他们曾展开贤者行军行动将猛将盖乌斯•范•巴埃萨率领的第十四军团击退。在对抗加雷马对艾欧泽亚的入侵时,拂晓血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解放军想获得艾欧泽亚诸国的援助,他们会是一个十分有力的窗口。所以这次行动不仅是为了帮助有恩于解放军的援助者,更是想借机联系到艾欧泽亚诸国为他们的解放事业提供援助。

“其实还有一件事我可以悄悄告诉你,在我们的同志当中,希望卡提斯的女儿接任康拉德队长位置的人不在少数。”

“那位伊达小姐?”

“没错。现在的阿拉米格解放军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小团体组成的,仅靠这种结构不可能有什么大作为。你想想看,革命英雄的女儿投身到解放家乡的奋斗中,多么振奋人心的美谈。我们需要这样一面旗帜来把所有的人团结起来。”

梅•娜格也明白这个道理,毕竟就连她自己也已经擅自给这素未谋面的人物挂上了英雄之女的头衔。但想到其他人要取代自己尊敬的康拉德队长坐上那个位置,梅•娜格的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梅弗里德好像是看出来了梅•娜格的心情,继续说道:

“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现在很多人都在走这条路,你听说过铁面公卿吗?”

梅•娜格点了点头。铁面公卿是最近崭露头角的一位解放运动领导者,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有一些可疑的小道传闻说他是阿拉米格王室的幸存者。即使身份充满疑团,这个铁面公卿还是召集到相当数量的人追随他,看来大家确实都在寻求一面旗帜来打破现有的格局。

空中传来猎鹰的尖啸。是时候出发了,梅弗里德收起了还没说出口的道理。

“先见到人再说吧。开始行动!”

康拉德部队展开了行动。由于帝国在附近设立了监视站,解放军只能重新启用一条荒废了10年以上的秘密地道穿越长城。康拉德队长亲自率队吸引帝国军的注意,梅•娜格与梅弗里德则通过地道前往黑衣森林。这次行动风险极大,一旦失败,整个康拉德部队就将步上前一支部队的后尘。不过万幸的是,作战计划成功了。


尽管两位拂晓贤人成功到达了神拳痕,但并不表示他们一路上是顺利的。由于身受重伤,再加上遭到背叛痛失同伴而意志消沉,人们一开始并没有发现他们两个人的性格相去甚远。不过身体和内心的伤痛随着时间得以愈合,两个人也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拉拉菲尔族的咒术师帕帕力莫十分有头脑,但是说话却总是不留情面,伊达则虽然常常不经思考就展开行动,但性格十分开朗随和,总能令周围的人们心情舒畅。

为了表示感谢,两位贤人主动提出了帮康拉德队执行一部分任务。一同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梅•娜格也逐渐和他们亲近起来,毕竟那两个人能力十分出众,不过偶尔她还是会想到梅弗里德说过的那番让伊达成为下一任队长的话。“不……我觉得她还不行……”

一天,梅•娜格和伊达外出侦查帝国东方堡的动向。在任务结束返程时,突然从林间传来了惊呼声。

“女孩子的声音?!怎么会有女孩子来这里……”

东境混交林现在无人居住,过往者只有帝国的侦察兵、运输兵之流。怎么想都是一处与少女无缘的场所。

“梅•娜格,我们过去看看!”

还没等同伴反应过来,伊达就已经冲了出去,梅•娜格只好慌忙跟上。随后,她们看到了一位倒在树下的男性与头戴帽子瑟瑟发抖的少女。看来刚刚是这个女孩被流血的场景吓到了,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呼。

“看装备像是解放军战士。是之前那支部队的幸存者吗……”

梅•娜格还在思考的时候,伊达已经开始为负伤男子处理伤口,并同时头也不回地说道: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快带着孩子离开这里!”

“诶?为什么?”

“我听帕帕力莫说过,帝国军会故意放跑伤兵,好引出同伴一网打尽!”

“那我更不能留下你一个人了呀!”

“我们不能将无辜的女孩卷进来!你快带她走!这个人是我们的同志,我们也不能把他放着不管,我来为他做紧急治疗!”

被轻呵之后,梅•娜格也立刻行动了起来。伊达说得没错,这里位于帝国军的监视范围内,伊达和昏迷的伤兵在这里滞留的时间越长便越是危险。而现在要做的,是将小女孩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尽快带援军回来接应。梅•娜格没再多废话,抱起女孩转身就跑。

每当情况紧急的时候,就会深刻地感受时间在飞快地流逝。梅•娜格一边用通讯珠向部队求救,一边一路向北在森林中疾驰。幸运的是,女孩的母亲也正在附近焦急地寻找自己的女儿,而她们两人并没有互相错过。将女孩交给这位女猎人后,梅•娜格连对方道谢的话都来不及听完就心急如焚地往回飞奔。

不过她倒是白担心了。在抵达现场时,梅•娜格看到的是足有一个排的帝国兵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光景。而伊达虽然也受了伤,却依然举着拳头挺立在那里。“破坏神保佑……”看到伊达为了保护素不相识的女孩与身受重伤的战士不惜拼上自己的性命,梅•娜格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表示惊叹了。看到同伴返回,伊达明白女孩已经安全了,于是放下了举起的拳头,半开玩笑地对梅•娜格说道:

“帕帕力莫又要长篇大论了……”

确实,后来帕帕力莫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又开始了滔滔不绝地说教训斥,说伊达采取的行动太过冲动、有欠考量,万一敌人的增援赶到怎么办,等等等等……但梅•娜格却也通过这次事件看到了伊达心中的热情,并给予了很深的信赖与肯定。

事件结束后的一天晚上,梅•娜格看到伊达在注视着神拳痕中的巨大破坏神像,便过去攀谈。他们聊起了拂晓血盟,聊起了从前的经历,最后,梅•娜格询问伊达是否愿意成为解放军的一员,但却没能如愿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谢谢你的好意……康拉德队长也希望我留下,但是我拒绝了。”

“为什么?!你可是大英雄的女儿,大家都希望能看到你将各地的解放军集结起来!他们会追随你的……”

不过梅•娜格的努力劝说并没能让伊达改变主意。她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说道:

“现在还不行……大家想要追随的是我父亲,而我并没有他那样的能力。我虽然笨,但也明白仅靠出身是无法一直带领他人的。”

“但是……”

看着拼命想找理由说服自己的梅•娜格,伊达继续说道:

“我与帕帕力莫现在还要去寻找并肩作战的朋友,我们一同经历了无数奋战,当我们再次汇合时,我会带上他们一起回来协助你们。”

说着,伊达微笑地看向梅•娜格。

“虽然我现在还不能加入解放军,但不代表我们不能成为朋友呀!对不对,娜格!”

在当初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梅•娜格还不清楚并肩作战的朋友是指谁,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但被伊达亲切地称呼为“娜格”时自己心中的喜悦,她至今都没有忘记。看到眼前这位用回自己真正名字的友人,梅•娜格再次忆起了当时的画面,并且下定决心将来会继续与她并肩作战。

目录